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昏嫁》【备香/完结/圣诞贺】

给我家关系的圣诞礼物。
_《昏嫁》_【备香】

•史梗有
•年龄操作
•有架空成份,借农药外表和枪炮设定。

泪别东吴,远嫁荆州。身着袍服,头上是她以前各种不愿也不曾穿的,戴的饰物。她孙尚香还是嫁得体面风光的。红肿的双眼掩盖在女官高超的技巧之下,泪痕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不曾存在过。平日舞刀舞剑的双手交叠在一起,拜堂了以后,她平静地坐在婚房里,未发一言。

惜有英雄配美人,她身为孙家女儿,自小通骑术,喜火药长枪,自然也想过嫁与武功精湛,声名远播英雄人物。如今嫁是嫁了,却不曾想过要远嫁他方。她纵使千百个不愿,也仍是上了轿,拜了堂。

只因二哥说,她是孙家的好女儿。

“夫人,得行合卺礼了。”琥珀色的双目与之对视,刘备本就生得好看,也不显老,胡子早剃得干净利落,如此倒显不出他与孙家女儿相差十几岁。孙尚香承认,她见到的时候不仅是有点惊讶,更多的还是无措。刘备洞悉人心,知道如何让人不知不觉陷在糖衣炮弹里。但聪明如她知道,这温柔必定是有代价的。

不过至少,在明面上,他不能亏待她。

“那好呀。”她拂袖给自己倒上一杯,一饮而尽,然后好整以暇地看向刘备。这酒虽然不烈,但仍是让孙尚香的两颊泛红。她把目光移向烛火,冷哼一声。“怎么?你不愿喝吗?”

刘备只是望着她,那火映在她的瞳孔里,就像他俩的手一样,没有温度。看来他们二人之间,除了无奈,只能靠他制造基本的信任了。他笑了笑,站起身来,拿起孙尚香用过的杯子倒了酒,随即一饮而尽。

“刘玄德,你!”她没想过,这刘玄德竟这般厚脸皮!眼见褪下喜服与发冠,只剩里衣,径自坐在孙尚香身旁,孙尚香这下再也沉不住气,掏出藏在婚服之下,作为嫁妆送来的手枪,把其横在二人之间,食指落在扳机前,凌厉的眼神扫过刘备的脖颈处。

他轻笑一声,把孙尚香抵着他腰间的枪口抬至心口处。“夫人,我在。还请夫人更衣就寝,备困了。”随即毫不在乎那指向自己,似是蓄势待发的枪口,端坐腰板,背过身去。酒脱得让孙尚香本来准备说的话一下子全烂在了肚子里。一时之间,二人无话。

刘备的手止不住颤抖,他知道,若要得到这孙大小姐的好感,只有这一刻的机会了。他知道她不会真的扣下扳机。但她是否真能安生下来,全靠这一刻。

良久,那孙家女儿竟是笑了出声。

她说,刘玄德,你还挺有趣的嘛。
【EN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