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旧人歌》

《旧人歌》
•诸葛亮x黄月英
•转世亮X死后穿越英,设定见我之前的几篇文。
•新年贺文,小甜饼
•祝大家新年快乐
•瞎考据,私设有
1
年末已至,已入乡随俗的黄月英免不了忙前忙后。这边的新年与她前世不同,庆祝得早,所以黄月英七日前便着手准备了。缝好那藏青色的冬衣以后,黄月英才稍稍空闲了下来。

世人只知她喜弄机关,殊不知她的女工也是不输于人。哪怕她知道如今的诸葛亮早已不惧寒冬,这衣还是得缝。以前每年都会缝一件,除了缝给诸葛亮,还要缝给果儿与瞻儿,一共三件。没能看到他们长大是她的遗憾,也是诸葛亮的遗憾。若他们在的话,这家说不定会热闹起来。想到这里,黄月英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如今还未有子嗣,倒是省了不少功夫。来日方长吧。毕竟两个人终归是冷清了点。

“有言道去旧迎新,阿亮会回来和我这个旧人过么?”

邀请是黄月英提出来的。看似是一句平淡的玩笑话,但聪明如诸葛亮怎会不懂。他还是应了,而且,应的意味深长。

“夫人此言差矣。”

他慢悠悠地整理好军服的领口,然后凑近黃月英的耳边一字一句地说道。

“去旧迎新,这新人,当然是与夫人一起迎接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待诸葛亮走出家门后,黄月英才反应过来,当即面红耳赤,暗骂诸葛亮老不正经。

2
都说夫妻患难与共,这日子好了便难过了。她不是没见过一些女子夫家日子好了便把糟糠之妻置于脑后。那个时代不似现在,那些女子能做的便是守好本分持家,笑着恭喜丈夫“去旧迎新”。黄月英嫁前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下场,但她当时没有选择。前世不似这里民风开放,巾帼不让须眉,能名扬四海的女英雄也不少。初到这个光影怪离时,诸葛亮就曾说过,夫人若是有什么想做的,便放手去做吧。

那时的黄月英闻言不语,只是笑了笑。

后来诸葛亮又提了一次。

这一次黄月英回了他一句话。

“我志在闺中巧手制良弩。愿在草芦岁岁与君好。”

那些之后,诸葛亮再也没有问过类似的问题。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放在这个世界的姑娘听了怕是难以理解。

只是如今,黄月英反倒想感谢他的父亲。

若没有他,我怎会遇见如此良人?

3
她知道诸葛亮喜静,所以也没邀请什么人,就他俩口子,图个喜庆便是。

她知道诸葛亮生活虽平淡,但口味却完全相反。当然,他并不挑嘴。但不代表他没有喜欢的食物。一码归一码。以前是不能挑,如今是养成了习惯所以不会挑。但她总是可以从他眉梢上寻找他喜欢哪道菜,哪种口味的蛛丝马跡,变着花样做。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还是可以让诸葛亮一点不剩地吞肚子里去。

他嗜咸,也嗜辣。这点倒是不曾改变。如今环境比以前还好上了几倍,做顿较为丰富的饭菜自是不成问题。

拜托子龙将军弄来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以后,黄月英便不再“手软”。三两下地把这鱼洗好,挑刺,与猪肉葱姜一併剁碎卷好放进锅里蒸。接着马不停蹄地开始揉面团做煎饼,打鸡蛋,剥虾壳。

当诸葛亮回来的时候,恰好是暮时,他在屋外便闻到饭菜的香味了。进屋的时候,便直接撞上了满头大汗,两颊通红的妻子。这时的黄月英端出刚熬好的豬骨汤,与诸葛亮打了个照面。

下一秒,她直接被她的好夫君紧紧搂住。

“你先待我擦擦手,这烟熏得我都黑了。”
”没有,夫人这般才是最动人的样子。”

说是这样说,但他还是放手让媳妇去换衣服。黄月英仍是比较保守的,她的打扮与前世根本毫无差别。青丝襦裙,与这里的衣着打扮格格不入,但也正在因为穿在黄月英身上,丝毫不会感到突兀。诸葛亮摆好碗筷,黄月英正好出来了。能看出来,她也是打扮了一番。

群青色的衣裙与她手上那件冬衣的颜色很相似。

“喏,新年礼物。”

诸葛亮觉得黄月英绝对是幸福的代名词。他恨不得马上穿上这件衣服,实际上,他也真的做了,看起来很是滑稽,但他才不管呢。

这衣服上绣着暗纹,一卷一卷的,由深至浅,所有的线都是不同颜色的。这上头还绣了一株桃花与鸳鸯,下的功夫一点都不少。他几乎可以想象黄月英一次又一次拆掉从绣的场景。

他想,什么锦衣华服,霓裳羽衣,都及不上它半分。

4
诸葛亮送的是一根步摇,上面还有几朵粉蓝的珠花,淡雅而不庸俗。事实证明,诸葛亮的眼光是对的。至少平常淡然的黄月英主动抱住了他。就凭这一点,诸葛亮已经回本了。

“来!帮我带上,快快快!”

“好好好,你别急。”

他脱下手套,拿起梳子梳起这三千青丝,别上发簪,然后,趁机在她脸上落下一吻。步摇的颜色正好与她的衣裙搭配,整个人看起来淡雅自然,却又不显老,反倒平添几分灵气。

黄月英承认自己看呆了。

黄月英自知其貌不扬,从没有想过还能有惊艳亮相的时刻。她也不会太在意,只要不丢诸葛亮的脸,什么都好。容颜代表不了什么,毕竟终究是会老的。但女为悦己者容,做女人的心里谁不喜欢被心爱之人所夸?说不在乎容貌都是假的,只是她知道,有些事情无法改变,看开了而已。如今诸葛亮生的俊美,剑眉星目,那模样比以前还要俊上几分,说不会引起花季少女的注意她还真不信。

但她心里有数,诸葛亮是个值得信赖的好丈夫。她从不怀疑他的任何决定,一世的保证期足够让她相信,她是足够优秀与之并肩而行的。

既然他两世都选择了她,她也愿意倾尽年华回应他的感情,也是抱着这样的信念,他们走完一世,跨过了死亡与时间的束缚,走到了现在。

“这不像我之前市集上看到的……你自己做的?”

“当然。夫人的贴身之物我怎捨得假手于人?我的月英是最好的,所以只能配上最好的。”

她以为这么久了,也不在乎这些了甜言蜜语。未料到这番话还是让她红了眼眶,硬生生落下泪来。

多大点事呀,可她就是高兴。赠与结发之物,这个意义非凡。她以为诸葛亮不会知道这些小女儿家的事。可她却忘了,能造木牛流马来娶他的男人怎么可能如此不解风情?

“你真是……”

“嗯?这四喜鱼卷做的不错。”

坐在对面的诸葛亮装作没看到,麻利地扒了口饭,拿碗掩住那扬起的嘴角。还是留点面子给媳妇儿吧,不然晚上可渡不了春宵了。

“阿亮。”

“嗯?”

“我好看吗?”

“绝世无双。”

5
饭后,黄月英与诸葛亮一起收拾碗筷,把碗碟扔到洗碗机里后黄月英盯着钟表,只着三分钟了,便拉着诸葛亮到院子里。

“你在那边站好了!”

诸葛亮看了看手里的烟火,又扫了眼不远处的月英,有点好笑地摇了摇头。今晚怕是用不着了。

终于,零点至,二人面前,烟花烂漫。灿金的,银白的,火红的,荧青的,一枚接着一枚,火力不大,也不危险,其实就是哄小孩子的玩意儿。可他俩都看痴了,一个看烟火看的痴了,一个看媳妇看的痴了。

“月英,新年快乐。”
“阿亮,新年快乐!”

“愿夫君一生喜乐无忧,得偿所愿。”
“愿与夫人相守到老,暮雪白头。”

【END】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