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我的老公变成了我的下属了》【奇迹暖暖BG/尼德霍格X洁洁云/系列文】

《我的老公变成了我的下属了》【系列文】
*三十岁的女人后续
*婚后日常
*霍哥没死的故事
*秘书老霍X辞职当工作室小老板的洁洁云
*不定期更片段
*尼洁,不喜勿喷

【面试】
工作室刚起步没多久的时候,洁洁云忙得天昏地暗。琪琪云偶尔会来兼职帮忙,但这依旧改变不了洁洁云得到处跑单子的命运。自立门户的自由度高,但是难度也高。还好以前当总理秘书的时候有一笔可观的积蓄作为本金。洁洁云又不是一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自然有足夠的钱联系供应商买原材料。

但人手方面,可就麻烦了。在这个人人几乎都能当设计师的世界里,她根本请不动一些小有名气的设计师,论上档次,她的工作室比不上起来大公司。所以她只能聘请到一些刚毕业的师弟师妹,可他们不是不肯当全职,就是干了两三个月拿到经验就跳槽了。洁洁云能理解他们做法,但是这变相加重她的财政的负担。对于一个小工作室来说,资金是真的有限的。所以基本上很多事情都得洁洁云亲力亲为。

开业以来最高纪录是通宵两天两夜。这情况即使在尼德霍格回来以后仍然没有任何的改变,一度越演越烈,导致尼德霍格好几次独守空房。这让差点当孤狼的尼德霍格觉得,不成,自己的情敌居然是工作?

另一边,通过暖暖的帮忙,成功争取到海樱大小姐这个长期的大客户。也幸好洁洁云的设计人家看得上眼,虽然改到吐血但是好歹也卖得出去,挣到钱,生计不成问题。

只是长此下去真的不行,別的不说,品质也会因为她精力不足而下降。工作室才起步,怎么着她都不能让招牌砸自己手里。

所以,她决定了。

招人。

重金到人才市场招聘一个有经验,能帮她日常分忧的助理。这次是长期合约制的,包三餐,有分红有奖金还带有薪价,加班加点按时加薪。

她就不信了,这都招不到人?

结果她还真招来几个人。

…………WTF?

来面试的第一个人,是前前上司前敌人现设计师的法定丈夫尼德霍格。

洁洁云整个人都懵逼了。

等等什么情况。

“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面试。”

西装革履还带着白手套的尼德霍格先生笑眯眯地坐在椅子上,乖巧得不像他本人。

“……你走!”

“我可是堂堂正正递了履历和设计图来的。而且你也从中把我筛选了出来,证明我有那个实力,不是吗?”

洁洁云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是的,履历上的名字是尼德霍格用的圈名【吻兔】。保险起见行规里大家一般写圈名。只是里面风格有简洁大气的,有优雅高贵的,还有少女粉的,清一色的女装。让洁洁云先入为主地感觉来面试的人会是个姑娘。

万万没想到。

难怪这个新人的品质会这么高,出品的设计让她找不到任何可挑刺的地方,洁洁云开始还怀疑是不是抄袭的,怎么可能可以驾驭这么多风格的设计呢?可她查了一圈,发现真的是只有吻兔才有的风格。她唯一能想到的是尼德霍格,可后来她又觉得不可能吧。尼德霍格自己也有工作室。而且风格也和以前不一样,那就没往这方面想,只当是高品质有前途的新人,而且附加要求那一拦里写的还是希望和老板共同进退。更让洁洁云对这“姑娘”的好感度上升,一拍桌就决定见她了。

难怪这几天尼德霍格没强行让她去睡觉。因为他根本就是和她一起熬夜。

难怪……这家伙在她准备招人的时候全力支持她!

“你自己不是有工作室吗!我……我自己可以的……不要你同情……”

“什么同情?”

尼德霍格的目光严肃了起来。

“我之所以选择贵工作室是因为我认为我有大量发展的空间。于公,我希望我的工作室能与您的工作室合拼,并全权交给您负责。我相信您的领导能力。”

“于私,洁洁云,我不是写了吗?想与你共同进退。这一次轮到我追逐你的脚步了。”

“洁洁云是一个很坚强很厉害,很努力的好女孩。怎么可能需要我的同情?”

最后一句话,直击洁洁云的身旁,她低下头晕呼呼的。

她的自卑让她一直以为,自己在追逐天空的繁星,哪怕风雨过后,她仍然下意识地把尼德霍格与自己区别开。尼德霍格太优秀了,很久以前他当总理大臣的时候,洁洁云就知道他的厉害之处。因此从来没有过逾越的心思。就连喜欢他,爱上他,她都觉得是她自己的事,是她在一厢情愿。到后来一起了,她还是会下意识地小心翼翼。

相处太久,习惯了,从来不敢奢求什么。哪怕是现在,即使在一起了,结婚了,她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觉得不能给他添麻烦。

哪怕他说,今生今世都会成为她最坚硬的堡垒。

如今他说相信她。

这话比情话还要动听。

原来他都知道的,都知道她的努力,看得到她的成长,明白她的不安。他一直都把她当成并肩而行的伴侣,而不是圈养起来的小宠物。

原来,他也在追逐她的脚步。

原来,他的温柔,从很早以前都撒在每一个角落里。

她有些眼红,摇摇头扯出一个笑容,故意说道:“你……你就!这么!肯定我我我会僱用你吗!说说说说不定有比你更好看的设计呢!”

“嗯。那来打赌?找不到就只僱我一个人。”

“好呀!决斗吧!”

一天过去后,洁洁云学会了一个词,叫打脸。

论实力,没有人比得过披着小白皮实则是大佬的尼德霍格。论条件,尼德霍格是要求最少的。论经验,尼德霍格是最丰富的。

上司变下属,风水轮流转,洁洁云总觉得自己还是被牵着鼻子走的那个。

她拿出手机电话,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地拨了一串熟悉的号码,咬牙切齿地看着摊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某匹狼。

“喂。吻兔先生吗?你被录用了,助理先生。明天上午七点准时来工作室报到吧。”

男人听罢,笑了笑,一手抱住沙发另一边鼓着腮帮子的小白兔,一把吻上她的脸颊。

“好的老板,请多指教。”

【END】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