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救赎》【奇迹暖暖BG/尼洁】

《救赎》【奇迹暖暖BG/尼洁】/by婉清/枫子
*尼洁,不喜勿喷
*HE
*原作背景延伸,脑洞其大无比,可能有BUG,但阻挡不了我想发糖的心。
*看我们的女英雄洁洁云勇救霍哥小公举【bu】

“尼德霍……咳咳,尼德霍格!你在吗?尼德霍格!”洁洁云拿着手帕和一瓶矿泉水,急急忙忙地把水倒在毛巾上,谁知一时用力过猛倒了近一半的水,洁洁云有些懊恼,但是也没办法了。

她用最快的速度跑着,到处喊着尼德霍格的名字。他们本来有个协议,就是这三天停火,如果这段时间解开血缘诅咒的话就彻底停战,而暖暖也成功找到了那个方法。本来以为可以彻底换来和平。谁知道出了岔子,有群不想停战的军火贩子收卖了一些士兵放火。洁洁云当时作为人质被莉莉斯的人给救了出来,出来的时候看见路易,甚至是奥杰卡,但就是没看见尼德霍格。

“上校……可能去实验室保护它们了……”

“什么!”

洁洁云那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抓了瓶矿泉水和毛巾就冲进了火场。

她知道那个什么实验很重要,可她也知道,那个人不能死。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救回来!

她把袖子挽到手臂上,抬手擦了擦额头。浓烟滚滚,洁洁云呼吸越来越辛苦,她只得以手捂着嘴巴,半眯着眼迅速快步走进最里面的房间。走的时候差点摔倒,勉强稳住了身子走了一会儿,感觉裙子下方粘呼呼的,才发现大腿上划了一条口子,而且不断渗着血。半晌後才感觉到钝痛。

但她没有停下。

这个节骨眼上也不可能停下。她加快脚步,走到里头。一扇用密码锁锁着的门出现在她眼前。她扶着脑袋,她强行镇定下来。她的脑子很乱,差点记不清密码。还好尼德霍格进去的时候从不介意让她看到,于是她照着他的做法,朝着门按下1352。万万没有想到还有脸容扫描。她急得团团转,脑里已经开始寻思着用自己身体把门给撞开的可能性。岂料奇迹般的事情发生了。

那道门真的开了。

洁洁云进去却找不到熟悉的身影,她跑了一圈,才找到坐在地上的尼德霍格。

他那把枪,刚好对着自己。

尼德霍格屏息着,出乎意料的,映入他眼中的是一个身形娇小的女人。他松开了扣在扳机的手指,本来快要闭上的双眼猛然睁大。

他已经神志不清到出现幻觉了吗?

最不可能出现的人在这里出现了。

那只小兔子勇敢地挡在狼的身前,那片火海染红了她纯白的毛发,仿佛为她镀上了一抹金纱。

原来她并不弱小。

原来,她是那么的强大而温柔。

尼德霍格分不清楚是真是假,应该说,他希望不是真的,却又隐隐地有些期待。

他从来认为世上只有自救的人,却不曾想过,很早以前他就遇见了属于他一个人的救赎。

虽然,他的守护天使有点笨。

她平日穿的小马甲早就脱掉了,白色衬衫上全是褐灰色的污渍。狼狈的她无暇理会,满面通红,额头上还有清晰可见的瘀伤。高银鞋显然不适合这样的环境,只能说幸运的是这鞋还算好走,不至于让她一拐一拐或者扭到什么的。

一身脏乱的形象跟以前那只干净的兔子截然相反。

她到底,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兔子凝视着落单的狼,露出了一抹安心的笑容。

“太好了!你没事!”

“你怎么在这!”

他不敢相信,这只天真的兔子会跑回来找他。

而他心里,竟有一分窃喜。可很快便化为了满满的担忧和愤怒。她是想死吗?

洁洁云看见一个身材肥胖的人倒在了血泊之中。她认得,他是之前在北地里三番五次地辱骂自己与莉莉丝国的男人。她大概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了。她低下头,果不其然,尼德霍格腿上中枪了。大腿位置鲜血淋漓,额头上也在不断流血。他抱着一盒血清,倚着墙,喘气声越发急促。明显是想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它们。

“当然是来带你出去!”

“你知不知道这个地方很危险!”

“你不知道吗?”

胆小的兔子居然都敢跟他顶嘴了。

他沉默了,也很快做了个决定。

“洁洁云。你现在,拿着它跑出去吧。”

尼德霍格把用军衣包着的血清递了过去,然后,别过了头不再看她。

洁洁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想牺牲自己。

她没有接过,而是扬起手,用力一扇,反手给了他一巴掌。

尼德霍格没有料到这一出,直到脸开始火辣辣地疼了起来,他才知道自己被抽了,还是被兔子的大耳朵给扇了。

她蹲下身子,把他的手搭在自己肩上,然后一把背起了尼德霍格。

尼德霍格脚一轻,整个人腾空了起来,宽大的身子压在她身上显然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她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脚上的小高跟导致她微微扭伤了脚踝,她咬了咬牙,用力一蹬,把人托了上去。

尼德霍格第一次见识到了所谓的无情力。

他不知道给什么反应好,愣是没说出一句话。

倒是洁洁云先发制人,霹雳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话,让尼德霍格深刻地明白到一件事。

炸毛的女人就是一根炮仗。

“你大义凛然个什么?你以为自己是奥特曼吗!我看天真的是你才对!你听好了!你的生命和所有人的生命一样重要!没有什么叫必要的牺牲!人命就是人命!包括你!以前这么威风,关键时刻就当个懦夫吗!”

她咬着牙小步小步地奔跑着,尼德霍格注意到她锁骨和发尖上的汗珠,甚至是她后背上的伤口。

她一边喘气,一边开口。

“拿好血清……咳咳……你给我,活下去!为你……做过的事情负责!”

得不到回答,她扯着嗓子喊:“你听到没有!我们会一起出去的!我们一定会一起出去的!”

她不厌其烦地重复着。终于逼得人后面的人妥协。他苦笑了一声,吞出了一个让她安心的字。

“好。”

“不许再……再骗我了!”

“好。”

“我要逮捕你!”

“好。”

“我们会活下去的!”

“好。”

“你会幸福的!所有的人都会幸福的!”

“好。”

他不知道她小身板哪里来的力量,撑着他跨过了好几扇着火的门框和柱子。越往前走她的脚步越是轻快。其实她的背影并不宽厚结实,却令尼德霍格感到无比安心。

洁洁云是他的守护神。

终于,越过了重重障碍,漫天的火光与硝烟远去,空气不再混浊。尼德霍格抬头,看见了万里无云的晴空。洁洁云望去,救护车和担架正朝着她趕来。人群里有莉莉丝的搜救人员,也有北地的士兵。有些帮忙抬担架,有些帮忙救火。不远处,暖暖大喵和医护人员推着担架赶来。洁洁云撑着最后一口气,在她赶来的第一时间把尼德霍格甩向了担架。

“快!他中弹了,先送去医院!”

她朝尼德霍格露出一抹安抚的微笑,抱着泣不成声的暖暖,随即腿一软,瘫软在暖暖的怀中。

再次醒来时,她的脚吊着石膏,全身缠满了绷带。如果不是露了张脸,她会怀疑自己是什么万圣节的木乃伊。她挣扎着要起来,然后被进来的绫罗和琪琪云按了回去。

她望着绫罗,绫罗轻轻地把她抱到怀里。

得救了。

得到这个认知以后,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她双手抱紧绫罗,哽咽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没能阻止他,对不起,让你辛苦了。最后终是忍不住放声地大哭。绫罗至始至终都没怪她,而是温柔地抱着她,没有说太多的话。

她只说,从来都不是你的错,我还活着,不是吗?

心结解开了,情绪也得到了释放,她红着眼,结结巴巴地问道。“请……请问……那个人……他……”

“哼。他好着呢。子弹取了出来,医生说体养几个月就好了。除了大腿,其他都是皮外伤,很快好的。”

琪琪云冷哼一声,叉着腰回道。

“还有一个好消息。战争结束了。”

“北地所有的人……血缘诅咒也破解了!血清已经发给了所有的人,七国也开始定下永不扩张的和约。提尔联军的武器被销毁,那个人的逮捕令被撤除了……”

她们瞅着她样子仍是呆呆的,想着让她一个人好好休息,便先行离去了。

接二连三的好消息快把洁洁云砸晕了,她静静地望向窗外那片洁白的雪,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你又哭了。”

一把男声打破了沉默,洁洁云转过头,再次被人按了回去。这次的尼德霍格没有再穿军装,只穿了件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休闲的仿佛这个不是他,而是自己的双胞胎兄弟。

“我才没有……唔——”

大掌抚过洁洁云的头,温柔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他吻住她的唇,撬开她的牙齿,与她的舌头缠绵了好一会儿,才松开快要窒息的小兔子。

“笨蛋。不会换气吗?”

“你才是笨蛋!”

洁洁云鼓起嘴巴瞪着这个斯文的流氓。长得再好看,占人便宜的就是流氓!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好好躺着养伤。”

“还还还不是因为你进来!”

“那我走啰?”

他作势要走出去。然后转身就看到两眼写满了委屈两个大字的小兔子。只见小兔子闭着眼,捏着被子折成好几个角,然后扭头不去看他。

“噗嗤。”

真的好可爱。

洁洁云闭着眼睛,感受到身体突然被圈住,她忍着不睁眼,坚信沉默是金。

不看不看我就不看你。

尼德霍格与她鼻尖对鼻尖。他不敢抱得太紧,怕碰到她的伤口。他还记得她后背那道口子,对她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言,太过沉重了。他凝视着她,眼里满满的温柔与心疼。她既不是军人也不是什么特工,却还是成了他最强的依靠。如果不是她,就没有现在的尼德霍格。

这份恩情,对他而言实在是太沉重了。

他欠两句话,还有那漫长的余生。

“洁洁云。”

“我欠你两句话。”

“我为之前对你的伤害向你郑重的道歉。”

“还有,谢谢你。”

“遇见你以前,我一直以为这世上不存在什么奇迹。”

“如今我才知道,你是我最大的奇迹。

“洁洁云,你是我尼德霍格最珍贵的救赎。”

他的一字一句在洁洁云的心底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敲碎了最后一堵墙。奄奄一息的幼苗重新活了过来,利刃破开了所有缠在上头的荊棘,它破土而出,在一瞬之间朝着阳光开了花。

那个人捧着她的花,重新浇下了生命之水。

“你真的不睁眼,嗯?再不睁眼,我就当是暗示让我吻你了。”

洁洁云一睁眼,泪水顺势而下,刚好了一点的眼睛又肿了起来。尼德霍格见状,掏出一个暗红色的小盒子递了过去。

“洁洁云小姐,我来自首。”

洁洁云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两枚戒指,一大一小,两个上面都刻着他们的名字。

“这个手铐有点小,希望你不会介意。”

“我被判了有妻徒刑,罚款总额是我的余生。”

他牵起洁洁云的手,把小一号的戒指套在她左手的无名指上。

“不知道洁洁云小姐是否愿意看守我一生呢?”

“噗嗤。”洁洁云破涕而笑,牵起他的手也套在同一个位置上。

“尼德霍格先生,我以个人名义宣布,你被捕了。”

【END】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