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我的老公变成了我的下属了》【尼洁/奇暖BG】

《我的老公变成了我的下属了》【系列文】
*三十岁的女人后续
*婚后日常
*霍哥没死的故事
*秘书老霍X辞职当工作室小老板的洁洁云
*不定期更片段
*给大家看一个护短社会的霍哥
【万恶的客户】
作为小老板,洁洁云在起步的时候遇过不少恶客。他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要求和批评。但那些批评是故意的,而且一看就知道是刁难,是为了压低费用。开业起步的时候她妥协了不少次,最过分的一次是直接免除费用。当然,最后也挂人了,但作为一个客流量不多,名气不大的工作室,显然得不到什么支持。

琪琪云劝过她转业,但是她还是坚持下来了。万事起头难,想做好只能坚持下去,拿品质和效率说话。

后来尼德霍格来了,情况才有明显的好转。他们俩本来就共事过,有着一些其他人没有的默契。当然她也知道,很多时候是尼德霍格放慢脚步在隔壁提点她,辅助她的。以前她的设计图会直接拿给他看,让他指点一番,如今她直接拿给他修改,修完以后便是成品了。

“你看这里净色比较好,通体的风格是高雅的话,如此反倒有些格格不入。”

“啊……对哦。可客户说要加这个水纹上去的。”

“……但是这明显是个不能穿出去的设计。”

“我……”

洁洁云欲言又止,避开了尼德霍格的目光,拿着设计图垂头丧气地扔到碎纸机里,双眼有些无神地盯着手里那张纸,叹了口气。尼德霍格注意到,这已经是第二十七次叹气了。

“怎么,遇到人刁难你了?”他挑眉,自家兔子不对劲。只见洁洁云像是故意扯开嘴角似的,很是夸张地笑了笑,摆摆手。

“什什什么刁难?怎么会呢!”

百分之百地假话。

尼德霍格想也不想,直接走到她的面前。洁洁云见状,急忙把手里的东西拿白纸压住。尼德霍格长臂一伸,把白纸拿走并抓住了她的手腕。洁洁云见状便直接伸出另一只手把单子紧握,揉成一团。

尼德霍格冷哼一声,抓住她另外一只手,力度不大但就是挣脱不开,随即很轻松地就把她的手指掰开了。结束了这场闹剧。

掌心的温热使得兔子的脸一红,尼德霍格轻笑一声,趁机圈住人的肩膀,把人抱到怀里防止她跑掉。

洁洁云暗叫不好。

尼德霍格一目十行地扫了一眼单子的要求,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上面写着要一条活泼又不失优雅的裙子,裙摆要是大波浪但又不能翘起来。要有随性的感觉又不能太随性,张扬而内敛,色彩鲜艳但又素雅。

上面还附了一封投拆信,义正言辞地说要退货,说工作室的品质低劣,用料手工各方面都很粗糙,价格高昂,设计师画工低下,而且有抄袭之嫌。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差评。说难听一点,那叫喷子。别的不说,就用料方面肯定不是上头说的什么粗糙。他家小女人每天早上七点多就开始,筛选料子,每次都是宁可要品质高,成本贵的布料也不敢有丁点混水摸鱼的想法。你问为什么?他俩一起干的活,料子是他和洁洁云一塊挑的,而且她交给他的稿子很多时候都不需要修改,洁洁云从画稿到样本都亲力亲为。他看着都心疼,而且有时候怕跟别人撞衫,她宁可擦了全部重画。

这样认真谨慎,敬业的设计师,他作为一个同行而言,是绝对值得敬重的。

他对除了她的信任,比以前多了一份尊重。对洁洁云稿子不再是评论,而是讨论。

于公,他们是并肩而行的搭档。所以,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得理智地以聪明的方式逼对方让步。

于私,还是今后漫漫人生路里唯一的,可以牵手走过一生的夫妻,是家人。所以,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只想先用一记黑夜裁决再一剑把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傻逼捅死。

连他媳妇儿都敢动,是当他老了还是刀飘不动了?

“洁洁云老板,本助理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解释。”

………正常来说,不是员工对老板解释的吗???怎么到她这里就是反着来呀?

不出所料,洁洁云再一次怂了。

洁洁云只好结结巴巴地道出这张单子的来龙去脉,原来,这个客人是上个星期来下单的,要的是两个设计图。

开始签合约的时候没有什么问题。她接了单子才发现上头近乎不可能完成的要求。她也问过甲方,结果人家给了她一个指示,要样板上A的蓝色,然后她照做了。得到的是退稿还有一封投诉信。说要的明明是B的蓝色。

洁洁云吓了一跳,她开工作室以来,一直都是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作为她做事的宗旨。毕竟客户很多时候就是“爸爸”。他们夫妻俩也还是要吃饭的。于是洁洁云便又改了一次设计,用的是B的蓝色。而且还亲自去人公司交的稿。结果这次甲方顶着一张挑剔的嘴脸说,我们要的明明是A版的蓝色,让她回去重做。于是她又回去重新修改一次。这次才终于得到了甲方的接纳。

这次她手头上的,便是另外一张单子。

听完事情原委以后,洁洁云抬头,某只狼露出了当年穿着军装时的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掏出剑来把人捅了个对穿。

洁洁云心里的小人已跪地上泪流满面,看,早跟你说了,瞒什么瞒!这下要独自面对暴风雨了吧!

“我……我怕你担心……想,想自己解决……”

洁洁云捏着衣角,有些不安的说着。

“是我没看清要求……要不我把违约金交了……”

下一秒,他把单子撕了个粉碎,直接扔进垃圾桶里,然后转身狠狠地敲了某只兔子的额头。

“洁洁云。”

“你要知道,我们是伙伴,是夫妻,更是家人。”

“是可以在关键时刻互相依赖的人。”

“老婆,你是我的底线。”

“所以,请你相信我,好么?”

低沉而温柔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洁洁云一如既往地哭了,她抱着尼德霍格,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对……对不起……我疏忽了,我不想……你因为我太辛苦。你都让我先去睡,画设计图画到这么晚……”

她的话让尼德霍格愣了愣,然后把对方搂得更紧。他揉了揉傻兔子的头发,眼里的杀气一闪而过,随即化为满腔柔情地注视着她。

“乖,交给我处理。”

第二天一大早,尼德霍格一个人出去,而且少有地出去了一整天。

就在同一天下午,甲方公司收到了一封律师信。在网络上也突然爆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丑闻,指它为了赚取暴利,压低稿子成本,恶意中伤,抹黑一大堆新人设计师,若是被人举报了,便动用里头的关系封杀对方。更有甚者盗取他人的设计以高价卖给其他公司。至于为什么能猖狂至今是因为有官员暗中与之勾结。

消息在洁洁云加的群里刷了一屏,微博热搜榜的第一条也是#A公司盗图贿赂#。各大新闻对这个小有名气的A公司疯狂报道,全是负面新闻。这个公司还与不少大企业有合作,名单里甚至有苹果联邦,当然最后也全部撤资了。A公司面临的不仅是倒闭,还有法律的制裁。

洁洁云也是才知道她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反倒是因为这件事意外提高了工作室的知名度,还收到A公司的道歉信和赔偿金。一系列的事情让洁洁云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这都咋了这是?

她打了通电话给尼德霍格,把事情告诉了他。

“这么巧么?”男人听着轻笑了一声。

“对呀……”洁洁云抱着抱枕,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绘影绘声地给他做现场直播。话筒对面的男人忍不住低低地笑了好一会儿。

“你早点回来呀。”

“好。”

挂掉电话,尼德霍格转过身,冷冷地扫了一眼地上的一男一女。男人的腿和手臂不正常地扭曲着,而他的脖子似乎扭成了九十度,无法正常地扭回来,他费力地想把自己的头扭过去,却只能扭了扭眼珠子。鼻青脸肿的模样显得更为狰狞,他口吐白沫,满身都是血,没有死也没有晕。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对不起,救命。另外一个女人好一点,只是脸也被打得满是淤青。穿着黑色大衣的尼德霍格居高临下地望着两人,女人已经吓得失禁,两腿发抖,站不直腰。

“呵。”

尼德霍格失去了兴致,他脱下黑色的皮手套,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扬长而去。

风吹起他的大衣,两人望着他的背影,明白了他们惹到了地狱来的修罗。

走回家里,钥匙还没转开,门便开了。一身粉色睡裙的小娇妻揉着眼睛站在他的面前。

“你回来啦?”

“嗯。”。

“对了……那个公司还惹上黑社会了,你没碰上吧……”

“没有呀,怎么了?”

“他们好像惹到黑道,被打到骨折送院了……”

“是么?没事,你当我是谁呀?”

“那也不行!”

“好好好,老婆说的对。”

他抱着人走进卧房,一夜好梦。
【END】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