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正月十八祭平襄侯》

_景元五年正月十五至十八日
#无CP#
#祭文#
#文笔不好,但是有颗爱姜姜跟会会的心。#

#说好的给专会的戏#
#从四月开始爱甜姜到现在啦,今后也出不来了,他这一生苦哈哈的,但真的很值得我去尊敬和深爱。这也是给专会的礼物,今后也多多关照吧#

今为降臣,身在魏营,然心念季汉苍生,不敢忘先帝丞相之遗志,忘天水知遇之恩。维心中有愧,未能力保季汉江山社禝于曹贼之手,力保陛下处于危难之中,竟使成都失守,君主被俘!忠良遗志尚未得成功,又有何等颜面去见先烈?幸借钟会之手,或能倾覆司马一氏,或能使魏军动乱,仅此足矣。

“愿陛下忍数日之辱,臣欲使社稷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

事成后,必杀钟会,诛尽魏贼,与季汉遗臣同恭迎陛下回朝,重振军心,再度北伐!

那日钟会守持太后遗韶,且位至司徒,故与北方诸将一时三刻有疆持之局。见诸将面有难色,便知是机。不论是内乱,还是钟会先下手为强,废司马昭,对钟会,对自己皆是机!机不可失,若借钟会之手尽杀牙門骑督以上,必能断其左右臂,届时魏军不攻自破。

然钟会猶豫不决,未有先下手,独身一人,行事只得倚靠钟会,虽心有不甘,但也只得作罢。只憾自己高估钟会之野心。只是不知日后是否可有机会再议。

正月十八日,本议定马上起兵。抬手抚上兵甲,忍不住颤抖眼红,终于,终于完成丞相之遗志,救陛下与火海之中了。忍辱负重,二度为降臣,屈于一室,终可以得偿所愿了!

本应如此,不料生死有命。

烈日当空,长空万里。忽闻战鼓雷鸣,喧闹之声不绝于耳,心下一沉,拎起大刀冲出府外,火光冲天,兵士鱼贯而入,如饿狼扑食,作凶狠之相。两眼微睁,不可置信地望着胡烈等人。当下明白计划被泄露了,咬咬牙,与钟会四目相对,沉声道:“但当击之耳!”钟会了然,遣兵尽杀牙门骑督等人!然寡不敌众,乱箭纷飞,只能拼死一博,杀出重围。

不再思量,伸手撑着钟会肩头,猛挥手中利刃,左挥右斩,血流成河,敌军杀之不尽,箭矢直刺胸膛,腹下,双足,欲以杀止杀。锥心刺骨,火灼皮肉,又怎及亡国之痛?大计未成,怎能这般死去!

“士季,撑……下去!钟士季!”

手腕一痛,刀墜于地,终是撑不住另一人的重量,向后倒去,最后入目的是漫天箭雨,用最后的力气把钟会的身躯推开,血肉分离,深可见骨,如墮深海,掐住咽喉,呼吸越发困难,视野耳力逐渐模糊,最后归于黑暗,喘息着以微弱之声吐出最后的不甘。

“我计不成,乃天命也。”

终是功败垂成,负了先帝,也负了丞相付出的满腔血泪。二十二年的坚持,转眼成空。

【END】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