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宴会》钟姜

钟姜短打爽一下。
送给空婵太太的粮食。@大珠小珠落玉盘 
也是给为了出口恶气。我想通了,产粮是最爽的打脸。

私设个人理解有。时间线是伐蜀降会到钟会当司徒前。有bug就温柔指出来吧OVO!文笔不好所以写的东西欠点火喉。

主要的大意是:
希望某些家伙不要侮辱钟会的眼光。
我们士季的眼睛是雪亮的。某些给自己加戏的野鸡滚远一点。

《宴会》钟姜

“这姜维最擅长诈降,小心有诈!”

“诏书一到,他还不是墙头草,呵,你可别忘了他本来还是魏将出身。哪有人要他便去哪里呗。”

“咱们将军看的上他是他的福气……给足了面子!”

“美得他,拜诸葛亮我可以理解,可姜维?我呸!”

这是一场宴会,姜维位于尾席,小小的案上放着一只羽觞便再无其他。不同于其他兵士幕僚,他的案台是最小的,没有肉,也无人添酒敬酒。他只是端正地坐在案前,琥珀色的眼里没有丝毫波澜,安静地坐在那里。

这样一个人,魏军视之为无物,他们互相敬酒,庆祝着伐蜀轻而易举的勝利,当然,也有人暗骂邓艾佔了个大便宜。他们讥讽着姜维的无能,还有些擅长拍钟会马屁的,话里话外让姜维感恩戴德,没有钟会他早就死了。

姜维也不回答。偶尔有给面子的,给姜维倒了酒,姜维便点点头,喝了下去。

“伯约,你在这作甚?”

闻声望去,众人一瞬间安静了。走过来的,是换了身新衣裳的钟会。钟会皱着眉头站到姜维的案前,四目以对,他凝视着姜维,很快便作出了一个令众人瞠目结舌的动作。

他弯下身,伸出手拉起了姜维。姜维也不矫情,直接站了起来。他们视旁人为无物,也没有理会那些细碎的说话声。接着钟会握着姜维的手腕,走向了前方空了许久的主位。

“伯约,我素闻你擅琴瑟,今日借宴会便将这把好琴赠予名士。”

钟会拍了拍手,两个家仆便从后头抬出了一把由上好的千年老木所制的古琴。那是把好琴中的好琴。

至于名士,自然指姜维。

“多谢钟将军。这礼,败军之将,愧不敢当。还请将军收回。”姜维有些意外,但无可否认,他看到的时候亦为之惊叹,心湖里泛起了小小的涟漪。他必须承认,他是高兴的。就像苦行中的一滴甘露。小得几乎无法看见,转瞬即逝。

“伯约与我有结拜之义。我赠君一琴,君予我一曲,何需论德?而且君德能皆全。这又有何不可?琴,我就先让他们抬进房里了。”

话语之间,那琴已经送走了。姜维知道,钟会这次送的礼,是铁了心要他收的,也就不再推辞,躬身一拜,表示感谢。

钟会见他收了,便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

“伯约稍等。”

钟会望向方才讥讽姜维的其中一人,又望了眼家仆。家仆便把那人的案台抬到了主位的右侧,换上了新的羽杯和肉。

钟会摊开手,示意姜维坐下。

这下,连交头接耳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那人目瞪口呆,反响才反应过来,不解地问道:“将军?这是作何?”

钟会笑了。

“你说呢?”

家仆随即把人拖出了府外。

“好了。”

钟会轻扣案台,笑着举起刚盛了酒的羽杯。

“我们继续。”

随即,众人争相向姜维敬酒。

钟会撑着头,正好对上姜维不自觉展露的笑容。

【END】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