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向阳无霜》【中露/国设/Chapter2】

Chapter 2 属于你的旅途
到中/国的路途并不算太坎坷,八个小时的机旅让伊万可以有时间暂时拋下烦心事和那些来自不同官员的电话。这八个小时大概是他这半年来睡得最舒服的一觉,起码不用躺在公文堆旁边或在睡一半的时候接到扰人清梦的电话。伊万总得忍住拿水管揍人或诅咒人的冲动接电话。伊万是个有起床气的人,偏偏总不能睡个好觉,恶劣的睡眠让他早上的心情总是不太好。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按捺住那股骂人的冲动处理事情。这是他伊万布拉金斯基的骄傲,说做到的事情一定得完成,不假手于人。

这是骨子里依然有着的执着。

伊万合上手上的俄/罗/斯文学全集。

一夜无梦。

说无梦亦不尽然,伊万梦到了金色。漫目而灿烂的金,带着许多许多说不清的柔情,散落了伊万的四周。当伊万伸直手时,眼中的境象又变回了灰色的机舱。伊万揉揉眼睛,折好自己膝盖处滑落的被子,打了个哈欠。他为自己梳理好打结的头发,铂金色的发色在窗外的阳光下格外澄亮。大片大片的土地让他知道了一件事。

他到北京了。

五千多公里的距离,跨越了无数的云朵与一个夜晚,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处理完入境手续后伊万终于踏出了机场。他推着车走到一辆出租车旁。用发音准确却有点儿生疏的语调说出上司为自己安排酒店的名字。因为这次只有伊万一个人,也就没有特别找什么人来接。加上伊万也不是没有来过北京,基本的规矩还是懂的。不大的行李箱放上后车廂后,伊万便在司机热情的答话中上了车。

早上的空气与俄/罗/斯的清晨一样稀薄,冷空气让常人在夏日躲避的阳光成了黄金,大家都希望沐浴在晨光下。窗外半厘米的阳光落在他的左肩上。伊万在车上看到街上的人群和树枝上的积雪,发现原来在这蓝天白云出现前,下过一场雪。

「窗外的细雪并不凛冽。」

这是伊万来到中/国后的第一个想法。孩子们的欢呼声穿梭在大街小巷里,情侣的呼喊与笑容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格外灿烂。伊万看不见他们因嚴寒而发青的唇色,只看见那因短暂艳阳的微光落在厚雪中而扬起的唇角。

他们的眼中己溢出了残阳所留下的温暖。

只是彼时没有雪,只有晨曦。

伊万发现,这里的人很喜欢雪。倒不如说,他们看见雪便兴奋不已,在街道上奔跑着。大人小孩都面露喜色地在满是积雪的小公园里玩耍。他们有些一面发着抖,一面搓着雪球。

「小伙子!你来念书吗?我看你普通话说得挺标准的。」司机等待红灯的时候开口道。「并不是呢,来工作的。」伊万笑了笑回答道。「请问这里昨天下雪了吗?」随口的一句问话打开了司机的话匣子。「是呀!昨晚下了场挺大的雪,这不,可漂亮了,就是冷得发寒!我儿子喜欢的要紧,硬要让他妈带他出来看……」

同样是雪,伊万却无法做到以喜悦的心情去迎接。因为幼年的雪那种入骨的冰冷和无法填满的饥饿感是不怎么美好的回忆。加上莫斯科常年都有着无法融化的冰雪,司空见惯的自己根本不认为下雪是什么大事。

只是这个时候伊万想起了一个人。

冬将军。

那是他唯一一个喜欢冬天的理由。年少的时代那个总是默默守护他的人。他踏雪而来,踏雪而去,在伊万的脑海中只留下一个高大却孤单的背影。冬将军很温柔,连心脏与血液都是冰冷的冬将军会牢牢握住伊万的手,并以自身挡在伊万前的人。战斗到最后一刻也没有放开,每每这个时候伊万就会想起,他是个将军。

年少时代的雪,似乎没有想像中的冰冷。

短暂的车程让伊万很快便到达了酒店门口。

在办好了入住手续后,伊万才真正明白什么叫「一身轻」。换下平常穿的灰色西装,伊万身上只有一件深褐色的大衣和高领毛衣。下身搭配的牛仔裤和黑色长靴。总的看来,伊万完全变成一个普通又年轻的小青年。不得不说装扮与平常的那套略显老成的西装完全是两个风格,起码伊万自己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岁。

事实上的确如此,以致于王耀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并没有认出伊万。在电话中交谈了好几回,王耀在人群中穿梭了大概十几分钟才找到人。只见王耀身穿着黑色的大衣和白衬衫,短靴嗒嗒地跑来的声音传来时,伊万才把自己的头从那本重看了好几遍的俄/罗/斯文集里抬起头。

「抱歉我来晚了。」王耀有点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开口。他摘下右手的皮手套,把手伸向人。「无论如何,伊万,还是欢迎你的到来。」伊万观察到王耀的笑似乎比往常看到的更柔和了。不是那种没有太大的笑意的淡笑,而是一种乾净,纯粹是开心而笑的笑。

不知几分真假,毕竟这几百年来他一次也没法摸透王耀在想什么。不论面对什么,他都是那样的淡然。这种神情曾经让伊万有种浓浓的挫败感,像一拳打进绵花里一样。不过后来伊万越发觉得这个千年古国很是神奇。平稳有序,处变不惊。就像是一杯永远不会变冷的茶一样,诈看平凡无奇,走近时茶香弥漫。沉淀在茶底的韶光到底有多少,恐怕自己他本人知道。

低调的星子总能无声无息惊艳世人。

王耀便是在这里的其中之一,傲而不狂,谦而不卑。

「没事,我也不是等了很久。」伊万脱下自己的手套,两只发冷的五指轻轻扣在一起互相握着。但王耀的笑令伊万觉得很舒服,若说寒冬的一丝春光温柔的是手心,一个真诚的笑容打动的便是人心。

不是说往常没有,只是伊万并没有感受到。

这些事情都需要两者在带着「心」的情况下做。因为感受是无法给予和代替的。所以这次的伊万带了一颗愿意寻觅的心,耳朵与眼睛自然能接受到更多平常无法发现的小地方。

伊万想,这大概就是文化交流吧。

很奇妙。

「那么,你想去哪儿呢?」王耀活动了一下冰冻的手指骨,朝伊万问道。伊万挠挠后脑勺,皱着眉头翻开那本急忙从莫斯科机场买来的北京旅游攻略。王耀见状,也大概了解伊万的情况。他看向公园里的电子显然屏,银幕上显示目前是十二点多。王耀下定决心,开口道:「要不我们先去吃个饭?」

伊万听到以后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指针指在七字上,七点多钟。加上相隔了的五小时的时差后大概是十二点整。伊万有点惊讶的揉揉自己的眼睛,抬头看着高掛在天空中央的太阳。「这么早?」平常伊万吃饭的时间一般是一点多钟,还有些时候是一点半。总而言之基本上比英/国的下午茶时间早了一个小时而已。

「早?」王耀听得有点懵,有时候自己吃得比这个时间还早半个小时。这时他才想起伊万的作息时间与自己不一样,只是他的肚子现在开始响起了无声的「空城计」。早餐的馒头似乎彻底被消化了。加上天气的确是很冷,导致王耀越发觉得肚子饿了。他沉默地看着伊万,伊万自然看出了他的意思。他低头翻了翻旅游攻略,沉默良久后说:「我比较想试试看北京烤鸭,可以吗?」他指着一幅油光满面,身材肥美的大肥鸭笑着。眼里的笑意表明了自己的意愿,还有几分庆幸自己没在早餐上多吃。二来又有点小小的懊恼,自己没有事前做好调查。

王耀挑眉,唇边勾起少许弧度。「你倒是和以前一样。口味没变。」在短短几句的对话后,王耀当即打电话订位置。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