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向阳无霜》【中露/国设/Chapter3】

Chapter 3 过往
当两人到达餐厅后,场面只能用人山人海四个大字。来往的服务员急忙地穿梭在桌与桌之间,还有好几张没收拾好的桌子,幸好王耀事先订好了桌子而且只有两个人吃饭,所以很快便得以入席。

点餐未过多久后便上菜了。伊万拿起筷子,却没有马上夹菜,而是盯着筷子好一会儿。王耀见状询问了几句。伊万才有点腼腆地说:「没什么,就是我家的人也会用筷子。总觉得这种餐具挺特别的。是你们发明的,我说的没错吧?」听到这句,王耀放下刚好洗好的筷子。「嗯。是的。这是陶瓷筷子。」似是有点自豪地扬起嘴角,金褐色的眼睛绽放出异样的神采。「以前时候的名字称箸。」

王耀说的时候昂着头,颇有几分意气风发的样子。伊万想起了脑里一段很小很小的片段。一个穿着骑射服的男人,骑在马上。烈日当空,他左手提着一壶酒,右手正静静地扶着勾在腿上的刀柄,没有完全没入刀销的刀刃泛着细微的寒光,在艳阳下反复闪耀着。

年幼的伊万正站在草原上,远处的男人把那个皮囊水壶扔下。硬物落地的声音在远处响起,在伊万被风吹得垂下头,眼睫抖动间「嗖」的一声。羽箭似有划破长空之意,但当时伊万只觉得一阵狂风呼啸而过,背后一声嘶吼和咽呜。骤然回首,只见一只通身灰白的狼倒在地上,手脚有点疯狂地抓过旁边的草地,斜着眼看着伊万。终是呼了最后一口气,闭上了眼。

手一滑,抓紧的兔子从伊万的小手中溜走。兔子的掠过弄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眨眼之间那抹雪白已消失在郁青的翠绿间。而兔子让远去却带来了叧一个人。

只听见又一声短促的「嗖」一声,飞鸟惊起。

那双班驳着赤色暗纹的锦靴,佇立在伊万身前。方才仿佛遥远得千里之外的男人此时已经牵着马,无声地站在了伊万的面前。伊万仰起头。那双金褐色的眼睛微敛,凛冽的目光正锁紧在伊万身上,毫不收敛地打量着他。伊万只觉得,自己仿佛被猎在网中的鱼。男人的眼神便是逼近的刀刃。

而他的手上,正正拿着那只溜走的兔子。只是那只兔子已经没有方才的活力。与那支射中的狼的箭一样,直直穿过兔子的身躯,皮肉串立在羽箭之上,染红了牠的皮毛。血眼正狰狞地看着天空。

伊万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惧。

不论是这个男人的箭法,还是目光。都令伊万由心而生地发寒。那与西伯利亚的寒冷不同,伊万连内心也是一抽一抽的。

若是方才的箭所瞄准的目标不是狼。

若是方才的箭所瞄准的目标不是兔子。

伊万不敢抬头,也不敢往下想。小小的他只能低着头,紧握着拳头。小小的拳头冒着冷汗,不断地颤抖着。男人背上的弓,腰上的刀,都令伊万无法直视他。幼小的身躯正希望后退,或是冬将军的到来。

「契……契丹……大人……」他裹紧了那件单薄的麻衣,暖风吹过却丝毫没有減轻伊万的压力。甚至更大了。现在的伊万根本无法抵挡他。

东方的强者,应该说震懾力已经波及到欧洲。

怎么可能不强。

怎么可能不害怕。

不知过了多久,风越过草,越过了他的身躯,越过了天空。一只手轻轻落到伊万的头发上,他抚摸着伊万的头。有点冰冷的手让伊万下意识疆住不敢动。生怕下一刻那只手就到了自己的脖子。

「嗯。」伊万闭着眼,听到了这个字。等到头一轻的时候,脚旁已经放着那只死去的兔子。而那个男人已经上了马,背对着伊万。暗色龙纹的衣袂渐渐远去。看着脚边的兔子,伊万的内心五味杂。他咬着唇,向已经快要消失的背影喊了一句。

「谢谢您!」

后来伊万只记得那天晚上的兔子肉很香很香。

当年的伊万昂着头看王耀。他看见了王耀手上细细的厚茧。如今的王耀昂着头,看的只是那片起着水雾的玻璃和玻璃缸里的游鱼。当时即使近距离接触到王耀,伊万无法把他整个纳入他的眼里。仿佛是遥远的时光,最近又最远的灵魂。恍如隔世的过往,在战火硝烟的世界和历史洪流之中无声地封尘。

王耀的眼里有着五千年的风景,他无须寻找,因为他的大好江山便在眼前。所以他依然那样的骄傲和勇敢。就像骑在马背上的时候一样,那份豪迈一样。他的眼可以走遍天下。不负这华夏之名。

他可以冲破黑暗,那时他的箭法,指住的是猎物,其实也是指着自己。

「心如明镜,才能真正握住内心的弦。」这也许就是他真正强大的原因。

世事难料,百年后的今天,伊万坐在他的身旁像老朋友一样吃着饭。伊万抬起头,看见的不在是他的手,而是并肩看见的天空。

伊万不再是仰望强者的人了。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