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念旧》——致童年的一封旧家书


【反正没人看x】
【不是同人文x】
【以前的故事?bu】
-这大概只是一段段回忆,也是一份普普通通,给自己的一份礼物。
-你可以把它当日记吧,毕竟是真人真事。
-其实我儿童节有很多希望感激的人,可是大概写不完了。
-为什么我那么喜欢师徒呢?大概就是被谢衣(古剑奇谭2)感动了吧。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真的是这一年才开始懂,什么是为师,什么是为徒。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不嫌弃小学生作文的话,希望可以博君一笑【?】
【0】旧时年少

以前,我很多时候都在想,我一无是处,凭什么当太阳系的团长的。那个时候,我的生活,应该说,不论二次还是三次,都陷入一个低迷的状态。

没有一个目标是成功达到的,甚至于在每一个领域,在自已曾经最擅长的领域里,狠狠的摔了一把,就像在云端之上掉了下去,墜落在无垠的深海之中。曾经所有的荣誉,赞美,一瞬间消失了。

很疼。

很黑。

人在青春时总会有段迷茫的日子。老师说,青春期是一个寻找自我身份的一个階段。一旦迷失了身份,便会开始失去自尊感。

所以我在那个时候,彻彻底底地迷失了。

尝过在云端被人赞美,也尝过被人嘉奖以后,我发现我开始倒退了。

写文,学业,一切的一切。

我知道沉迷在虚拟的世界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在那个时候,我认为现实中已经不能再给我带来成功感了。但是在那个时候,我却在小心超人吧获得第一个精品。

精品对我来说,就像一塊金牌一样。

我也是有精品的人了!那时候我的心是这样子说的。

当现实一个赤红的「3/50」丶「41/100」的考卷出现在我面前,我选择了缩回了那个虚拟世界里。那里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没有人认识我。我希望努力摸索出某个群组的人,大概是喜欢看什么样的文章,从而可以得到一些我希望可以看到的,肯定的评价。当然,我也不是一味迎合,而是结合自己所想的故事,努力用文字表达出来。当得到别人的肯定时,我便会感到很满意。

正因如此,我开始变得骄傲。用老师的话来说,我就是一只用鼻孔看人的孔雀。

逃避了现实以后,我把自己彻底当成了一个大作家。真的,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像特厉害的样子。

从那之后,我开始与现实割裂。

回到家以后,不做作业,不洗澡,不複习,就刷贴吧。玩手机玩得半夜十二点不睡觉,就是为了看别人的回复。地理考试的前一天一页纸都没翻过,半夜三点多才开始複习明天要考的内容。而且还是从头开始複习,因为整整一个寒假我都在玩手机,上贴吧,上QQ。

我在现实之中,就是个废物。

我不在乎,或者说,我不敢去想。逃避现实的后果,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之内。不再关心自己的朋友,还有家人。我是个窝囊废,窝在一个龟壳里。

但我不在乎,不代表家人不会在乎。

到最后,我妈,我外婆都对着我哭。我外婆老泪纵横,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放下手机,看看他们也好。

我敷衍地看了她们一眼,不为所动。

很不孝吧。我每次回想起来,都想扇自己一巴掌。但是我妈却连我的手心都没打过。她疼我,疼到入了骨。所以现在,她的心也痛到入了骨。

母爱这东西,再俗也好,我都只能向她说一句,无以为报。

膨胀的虚荣心有时候是一个定时炸弹。人的贪欲亦然。两者无止境的膨胀,换来的伤害注定是我无法想象的。

成绩当然是如所有人所想的一样,直线下划。我从班里的前十名掉到了倒数第四。我想过,我会不会像少年漫的主角一样,突然就发生了奇迹,以最后一秒的努力扭转劣势。

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些主人公,不是没有努力过的。

那么我有没有尽力而为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所以,这样的结果,理所当然。

但是我怎么可能接受这个现实呢?

刚才说了,膨胀的虚荣心是个定时炸弹。所以这个时候,恰巧爆发了。我做的不是检讨,只是把一切归咎于老师的偏见丶父母的逼迫还有我的运气不好。

我把自己「洗白」。「洗白」得差点连自己都信了。我创造了一个被世界抛弃的「我」,我把自己的失敗归咎于残酷的世界。

是的,这个行为很不齿,但是我做了。

我把一切失败合理化,这也导致我在那之后彻底的颓废了。在现实之中,我只是个一无是处的初三生。

没有一件事是做得好的。没有。

那时候,大概就是我中学生涯的谷底。

你会问,二次呢?

我的回答是,一切开始走向了下坡。

你可能会问,我的成功感不就是源于这里吗?

但是我要强调的是,我那些成功感,全部建基于别人的肯定与赞美。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我这样写,得到正面的评价,就是在写一篇好文了。所以我也不太能接受别人的批评。心高气傲还玻璃心。也就是这样子,我的文笔就在那一刻开始,停滞不前了。

我开始乱用一些我无法驾驭的修辞手法。开始运用大段大段没有意义的描写,用的词也是希望越华丽越好。刻意地营造一个华丽的画面,让人看到眼花缭乱。但其实这些描写根本无助于体现文章整体与角色,基本来说,是完全可以跳过的。

那个情况,我可以概括成四个字。

不知所云。

这样做以后,便出现了一个很嚴重的问题。

那就是我写的每一篇文章里,都出现了大量的病句与错别字,而这个习惯甚至影响到现在。俗话说得好,养成坏习惯只需要一天,可是人可能用上一辈子的时间都改不了。当然,我说得也有点儿夸张了。但是一旦我开始了这个习惯以后,无法驾驭文字的后果就是,我写的文,开始出乱子了。

不论是逻辑,还是文笔,都出现了问题。

所以我连续拿了五个精品以后,就再没拿过精了。

但是最坏的影响,是我的心态开始改变了。

初心只是喜欢写故事而已。

那么,现在呢?

我只感受到疲倦,还有失落。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我开始在意自己写的东西能不能取悦别人时,我很容易陷入一个圈圈里。

一个自我否定的圈圈。我通过加深对自我的否定来换取别人更大的肯定。当真正完全地面对别人的否定时,我就会变得无法接受。就像一个走不去圈圈一样,不断循环。

那样真的是我想要的么?

记得开始的时候,我得到的回复只是一句「加油」。那是个黑历史文贴,但是这样一句加油已经让我开心得笑了一下午。

记得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让自己去「见见」我想见的小心,把故事写出来已经很开心了。别人的批评和提醒让我更有动力,我会真诚的说一句「谢谢w」。然后开始想想下一个文贴可以怎么改,而不是甩一大段解释。

即使没什么看,我还是一样在那里自己乐呵乐呵的。开心的是把文写完了,把自己想写的都写了。担心的是没人来看就很尴尬了。但是从来不会有什么得不到赞美就觉得自己写的东西是垃圾的想法。

那时,是为了内心的满足而写。

现在,是为了写而写。

一旦失去了荣誉感,写作对我来说就失去了意义。

不论过了多久,我都会觉得,这个时候的我,很悲哀。

走不出成功的影子。

离不开虚荣的束缚。

二次也好,三次也好,总有一天要面对现实。

我指的现实,不是三次,是现在的自己。

陶醉于美梦中,不愿醒来的自己。

一旦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再次袭来。镜子里的人憔悴不堪,两个深深的黑眼圈和惨白的面容犹如吸了毒的瘾君子。

我想,我也在吸/毒。

当一切空想落空以后,我几乎崩溃了。

唯一过不去的,其实只是自己的那一关。

所有人都伸出手,希望把我拉回来。是我一手把他们推开,然后任由自己飘泊到远方。

还好,我游回了岸边。

还好,他们都还在。

一切重新开始。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