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呆毛拯救世界》【古剑二/谢乐/HE/Chapter0-2】

-这儿新入坑的谢乐小迷妹枫子
-第一次码谢乐但愿不会被打死
-若是OOC请不要大意告诉我我努力改
-里面巨多吐槽还有彈幕如有不适可以点叉
-梗多,我一定要刀子给扔回去。梗包括十万个冷笑话。
-前辈多多指教!
-想加朋友QwQ
-文风奇葩。
-祝食用愉快。

《呆毛拯救世界》
【0】
——你渴望力量吗?
——唔……
——少年,你就是神选之人呀!
——啊?
——用你的呆毛!拯救世界吧!
【系统加载完毕】
【1】
乐无异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静水湖的地板上。他慢慢抚平皱巴巴的蓝衣,把散落的长发束起。半边的脸颌被压出了细小的痕迹,他摸了摸,感觉暖暖的。

要是什么时候也能给师父揉揉脸就好了……

乐无异叹了口气,慢腾腾地伸了个懒腰,披上了师父以前穿的白衣。衣裳宽大,他把手臂放在额头处,衣袖刚好挡住了刺眼的阳光。

「好暖和……」乐无异伸出另一只手,喃喃自语。

落在他心上的阳光就像一只温柔的大掌,紧紧握着他的手心,牵着他到云彩之上。

【宿主不要一副少女漫画女主的样子啦!你师父也不是回不来了!】

突然的一个声音,让乐无异差点踩到自己的衣角跘倒。他好不容易穩住身子,把歪掉的偃甲包扶好。他转过身看了看,一个人也没有。

喵了个咪……碰见鬼了?

该不会是师父又不放心折回来看看吧。

乐无异托着下巴想,难道是幻觉?

【不是啦不是幻觉!我是由吐槽星研发的游戏系统——【呆毛学霸救世界!】1.0版!目前正在寻找适合的宿主!然后就发现您的呆毛是我最佳的容器了!】

乐无异第一个反应是吓得反手打自己一巴掌。「好……好疼……」他摸摸自己的脸颌,喃喃道:「不是做梦呀……」这个声音在他刚刚的梦里也出现过,是一把很甜美的声音,就和沈曦有点像。

但是不同的是这个声音,居然操着一点点乡音。

乐无异打了个冷颤。

这不会是什么神仙吗?难道是静水湖的土地公公显灵了?还是说他还在梦游?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很可怕啊啊!

【不是做梦哦!( ̄▽ ̄)虽然我不是那个喜欢一直折回来看你的师父,但是我可以救你师父哦!(≧∇≦)/本系统专职撒糖一百年!成立目标就是为了皆大欢喜而存在的!让你师父回来什么的小case!因为我们的口号是!呆毛拯救世界!】

乐无异左看右看,最后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他听到这段话后,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师父」丶「救师父」⋯⋯这两个字在他的脑海里飞速旋转着。他突然看见自己眼睛飞过一堆粉色的东西。定眼一看居然是一堆文字!

【师父回来师父么么哒我爱师父一辈子】

乐无异吓得又坐在地上。这都什么鬼?

「这是彈幕——吐槽能量剧体化的武器之一!这些字如果凑齐五十个可以发射一次吐槽炮哦!!敌方HP减80!!」

「你……到底是谁?神灵?」乐无异深呼吸,拍拍腿上的灰尘一脸疑惑的站起来。他也顾不上自己那头又乱了的头发了,急急追问道。「你说可以救师父是真的吗?」手心上沾满了汗水,他握着拳头,努力不让双手颤动。心跳声一下比一下强烈。他捏住胸口,屏住呼吸。

「当然是真的!我们是业界良心!从不骗人!」

听到这个声音的回答。他突然松了一口气,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然后垂下眼簾,看着自己的手。

不论是真是假,他都想试一次。

那怕是多见一会儿,他也满足了。

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不能放下心结。

既然如此,不如放手一搏。

「那……仙子可以告诉我据体要怎么做吗?」打定主意以后,他挠挠头,傻傻地笑问道。难得得神明相助,必须把机会给把握好。

「宿主——我不是仙子啦^_^!我是人见人爱的积分系统!你可以唤我系统君!」

「系统……姑娘?」乐无异的声音有点纠结。原来还有人姓系的么?

「是系统君O一O!如果你想复活你师父!得先完成任务!所有主线任务完成后,会赠送100000点!当然完成任务以后也会有相对的积分!你要做的就是完成所有吐槽任务!然后你会得到复活一个人的『梦幻卡』!只有心中默念那个人三次那个人就会永久性复活!」

「积分?吐槽?」

乐无异发现没一个词是听懂的。

「好了先不谈了待会儿第一次任务实践完毕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吐槽的!放心我会教你的!所以不要大意的!Game Start!!!」

乐无异还没反应过来那句甘母死大是什么时候,他就发现自己脚下出现了一个洞。

「啊啊啊!」
-接受任务
-长安街角遇见来自高天孤月的你其实是太阳的后裔【0/1】

【2】
再次醒来的时候,乐无异发现自己站在大街上。街上的人群从他身边经过,他意外的发现,居然全部都高他好几个头!白皙的小手上拿着一把木剑。他伸起手,果然,衣服并不是他平日穿的蓝色常服。金色的袖子上还有抱龙堂特有的花纹。这是上好的料子,还是最新的衣服。

当然,他也发现自己的变成了和馋鸡一样的小短腿。

他抬起头,看到身后那棵和他一样高的桔子树,有点欲哭无泪。

因为他确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回到了和师父初遇的那一天。

【呦吼——!宿主您小时候真的是一枚超可爱的小正太呀hshshshs!!^q^】

乐无异同时听到了好几声不知道在舔什么的声音。

【咳咳!你还记得吧!目前的世界线是你遇到你师父的那一天!任务时间只有15分钟!你要抓紧时间!Go!】

乐无异还没来得及问十五分钟是多久以后身体就不受控制的跑到了一个位置了。

腿好酸。

【啊抱歉忘了讲,平常的时候系统会有自动导航的!所以宿主不用担心哦!】

又是他听不懂的词……乐无异突然觉得自己看的书是不是太少了怎么这些字分开来看就懂,合起来就像外语啊——

【好了宿主不要在意这种小事!毕竟这些都是专业术语!这是我们公司最权威的……宿主有人来诱拐你了快快快!】

系统的尖叫令乐无异下意识捂住的耳朵。虽然不知道诱拐这词什么意思怎么听着有点别扭……

【宿主做好准备!三秒以后自动进入【泪如泉涌】状态!】


乐无异只觉得自己眼一疼,舌头突然尝到满满的辣椒。整个喉咙贯满了沸水,眼睛像充了血似的,眼泪不自觉汪汪的流下来,鼻涕直流。乐无异觉得自己的眼睛火辣辣的,脸颌处满是泪痕,他的嘴巴还不自觉的呜呜叫着。乐无异只觉得他的眼珠子快掉下来了。不用看也知道肯定肿得跟球一样。

「我呜……以前没……哭得呜呜那么厉害吧……呜呜……」

【抱歉!宿主对不起我不小心把芥末和辣椒粉下多了十倍啊——所以哭哭水的效果就……真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呜呜……】

乐无异知道这位系统君八成又在哪个步骤出错了。他一边擦着不断掉的金豆子,一边喘着气。

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停下来呀!!

【只要你和你师父开啟对话以后就会停了!呜哇真的非常抱歉!】

乐无异看了看,别说师父,一只鸟都没看见。

难道我要哭到明天……

正当他哭得快哑了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向他慢慢走来。

乐无异所有的动作都停住了。他抬起头,那片桃花因为泪水而变得模糊不清,还有那个日思梦想的身影出现了。舌尖上尝到的味道不再是方才那片刺激的辛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酸楚。

好久不见了,师父。

一别经年。

他蹲下身子,那件白色的偃师袍垂在地上。

「孩子,你是谁家的?你怎么哭了?」

乐无异张了张嘴,可惜什么也说不出口。他几乎窒息到无法吐出一个字。反倒是眼泪流个不停。

-不是说开始对话就停了吗?

【对呀……宿主,现在哭哭水已经全部排出您的体外了!】

也就是说,现在流的,是真正的眼泪。

啊真是丢脸……

【好了宿主!要来了!】

-啥。

「我当然是我爹家的。」

然后他看见自家师父的嘴角抽了抽。

喵了个咪我在说什么?!

是他的错觉他好像看见师父的面具有滑落的征兆!然后为什么后面突然出现六个点还有一只乌鸦?!

【叮——玩家完成任务[我家是我老爸家]!吐槽积分+20!】

还好,谢衣还是那个谦谦君子谢衣。虽然笑声好像有点儿奇怪,但这并不妨碍他展现他的风度。咳。还有气质。

「哦?那你爹是?」他笑了笑,又问道。

「我爷爷家的。」

【叮——额外积分+5 ^_^!可以变回正常对话了!】

乐无异只想往自己脸上糊一巴掌。师父对不起这不是我我还是那个乖巧懂礼的无异呀呀师父相信我啊啊!

好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了。

「呜呜……爹爹把娘亲师父给无异做的木剑砍断了……娘亲要骂无异的……」乐无异揉揉眼睛继续哭闹着。「无异不要再学剑了,一点儿意思也没有,还老是被骂……」

——所以要师父亲亲抱抱嘛呜呜!

——师父酷爱安慰我

——师父人家要和你私奔呜呜

【彈幕奖励+5 +5 +5】

乐无异差点下意识爆了句喵了个咪。

这都什么鬼。

「这……给我看看可好?」

谢衣俯身向前,柔声地问道。

——看了以后就是你的人了/w\

妈的够了!

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然而乐无异只觉得他的脸快烧起来了。

【嘿嘿宿主你的好感度居然是满满的!你果然是想达成师嫁结局吧/w\】

师嫁是什么鬼。

不过乐无异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系统君说着一些自己不懂的词了。现在他只希望后面那堆粉色字体突然出现在他可敬可亲的师父身后。不然他觉得他很有可能会变成结巴。

「原来你是……」谢衣语速放慢,像是确定了什么怀疑的事情以后淡淡地勾起了唇角。但是乐无异知道,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就代表粉色的那个字又要出现了。

——我最最最帅气的首席大弟子呀!!
——我失散多年的儿子!
——我当年指腹为婚的媳妇儿!

乐无异表示,他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第一个可以理解然而第二三都是什么鬼。

「呜呜是什么⋯⋯」
——我的心。
——我的肝。
——我的心肝宝贝(≧∇≦)

咳咳!乐无异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哈哈哈,不告诉你,秘密!」

话毕缓缓起身,乐无异看着他的笑,忽然失了神。柔和的浅阳为他的白衣渡上一片浅浅的光晕。时光荏苒,但那个人的背影不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耀眼。

但也正是如此,他才会追得那么苦。

他太温柔了。

总是温柔得让他心碎。

乐无异也笑了。

「我也有个秘密。咱俩扯平了。」

我的秘密,就是喜欢你。

【呜呜呜呜宿主的内心好感人……】

听到系统的哭声,乐无异才反应过来。

他好像不自觉的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哈哈,当真是个有趣的孩子,只是这木剑烂得彻底,就算是我,也难以修复如初。」

【宿主你快哭着抱大腿啊啊!吃你师父豆腐!】

当然,乐无异并没有做出此番惊人的举动。因为这太掉节操了。然而他还是马上哭了一下。

乐无异目前唯一的感想是,嗓子好累。

「唉,你这孩子,既然是你爹爹砍断的,与你没有关系,你为何要哭?」

——因为人家知道你会惜香怜玉嘛!
——因为人家想成功的引起你的注意!
——因为人家要和你偶遇嘛!

很好系统君你已经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娘亲会说是无异剑术没学好,所以才躲不开爹爹的剑……呜呜哇——」

潜台词:背锅的还是我。

「这……好吧……这也不算全无道理……」谢衣果然顿了顿,才开口道。

哦,怪我咯?师父我们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就不能再安慰我一下吗?

乐无异有小情绪了。

于是故意哭得更大声。

「孩子别哭了方才见你很喜欢这只偃甲鸟,若将他送给你,你要不要?」

——要要要!切克闹!
——定情信物吗!
——我比较想要做偃甲鸟时的那个你哦~Dear

乐无异看着第三句,为什么越看越像流氓。

【宿主——喜欢就要大声讲出来呀( ̄▽ ̄)你看这明明是你內心深处的想法!】

才没有!乐无异无声的抗议着。

「呜呜要……」不去理这个经常抽风的系统,乐无异点点头,连声答应。

「好孩子,但是我这偃甲鸟很是贵重,不能白白给你。作为交换,你须得答应我一件事。」

来了。乐无声心中咯噔了一下。

「什么事,你先说了,无异才知道要不要答应!娘说随手送小孩东西的人八成都是江湖骗子!」

我去!我之前没说最后一句呀呀!不要随便篡改历史呀!

【叮——玩家完成任务[不给就拉倒吧你]!吐槽积分+20!】

乐无异有点生无可恋的看向谢衣。还好人家没在意,不然的话丢脸丢大发了。

【宿主!脸就是用来丢的!】

行了你闭嘴。

「哈!你小小年纪,倒是伶俐得很。」

——不。只是我娘从小教我不能随便送陌生人的东西而已,因为十有八九是人贩子。

什么鬼我师父才不是人贩子!

「孩子,终有一日,你会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遇到你要回护的人。到时候,若你手无缚鸡之力,可怎么办才好?」

——拿金子砸死他们。
——拿金子贿赂他们。
——拿金子淹死他们。

虽然他的确干过类似的事。

乐无异想到了一个问题。

年少没细想过,现在一想,突然有种悲哀的感觉。

如果那个人想回护也有同样的心情呢?

那是不是一定会有一个人受伤呢?

他动了动唇,很想问他一句。

你给过我机会了吗?

捐毒那一夜,你给过我机会了吗?

【宿主,冷静下来。这个问题可以日后再问他。先别伤心!目前先完成任务!!专心!】

乐无异回过神来,从回忆中抽离。

现下一切还未开始。

还来得及。

「爹爹也很厉害,娘亲很很厉害,有他们在,不会有事的。」说完还一脸认真地点点头,一副好有道理你一定会无言以对的样子。虽然他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笨。

「那么,若爹爹娘亲遇到比他们更强的敌手,该怎么办呢?」

说完之后,他的内心忽然有种莫名的温暖。

爹娘果然把他护得太好了。

他必须强大起来,强到可以保护重要的人。

希望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依然安好。

「孩子,你笑什么?」

【宿主我都喊你好久了!!你依然沉浸在自己的独白里!你师父喊你好几声了!而且还有,你的时间不多了快快快!】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一直站在他的身边。和他并肩作战的!」

「虽……虽然也不是也清楚要怎么做……」

乐无异这才反应过来。不小心把心里话讲出来所以有点慌张。他定了定眼珠子,挠挠头,故作出不解的样子。

「哈哈哈!所以说,男子汉立身于世,需得有一项足以立身的技艺。」

——比如䃼刀。
——比如便当。

这八个字血淋淋的飞过,还堆了一大堆在师父的后面。

乐无异放弃纠结后面那两个已经刷成血红色的大字。

太可怕了。

有病吃药。

「往后你要听话,好好练剑,不许再为这个哭鼻子,能做到吗?」

「可是,无异不喜欢学剑……真的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

完了。肯定又会出现那堆字了。

——喜欢你!
——喜欢师父父!
——喜欢你呀相公!
——喜欢你呀夫君!
——喜欢当自己的师娘!

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宿主,自欺欺人是不好哒( ´ ▽ ` )】

「我要学做小鸟!要做一个大大的!一定要比爹爹更厉害!」乐无异坚定地说着,无论问多少次,他都会这样回答的!

【还好宿主说的不是大象……( :3」∠)_】

-啥?

【没没没我蜡x小新看多了!】

乐无异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反正又是他听不懂的词。

当然多年以后他知道大象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已经是后话了。

「你要修习偃术么?」谢衣似乎很惊讶,语气变得很是激动。乐无异知道,他的声音充满了更多的是期待。

比自己还兴奋那样。

「倒也亦无不可。从你心意便是。」

师父你刚刚不是还说要好好练剑吗。

【宿主,你不懂!那叫套路(((o(*゚▽゚*)o)))】

突然之间,那只偃甲鸟落到乐无异的肩上。乐无异盯着那只偃甲鸟,思绪万千。

又一次寻到你了。

师父。

「它在看我⋯⋯好厉害!」乐无异不禁感叹。

师父的作品就是帅气!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也是个小小男子汉,可不许反悔!」

等等说定什么了……

——娶你。
——娶你。
——娶你。

那为什么不是我娶。

乐无异内心已经无力再说什么了。

你开心就好。

「谁会后悔呀!我一定会做出来给你看!你要教我哦!」

行。师父你会挖坑我也会。咱俩一起跳。

「我只是偶然经过,不会久留。你娘亲便是一位偃术大师,你只管求她教你便是。」

哦师父你只管挖坑不填是不是?

乐无异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师父你果然恨我!

「这样呀……」

——那我不学了。回老乡种田去。
——那我去种瓜了拜拜
——那我出家修行吧拜拜。

「嗯……也不是不可以啦。无异知道娘亲是很厉害。等等,你认识我娘亲,你到底是谁呀!」

——吾乃䃼刀教父!爱我你怕了吗!
——新世界之神!目标是征服世界!
——贯彻爱与真诚的邪恶!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这都什么跟什么。

「呵,这却不能教你知晓~我素有苦衰……不得不隐性埋名……若有朝一日你偃术大成,或许能够知我名姓!」

这句话让乐无异倍感苦涩。他很想说他早已知道了。但是他不能。

明明是个那么善良出色的人呀。

「哦……无异明白的。」

我明白的。

弟子怎么可能不懂呢?对不?

乐无异眯起眼睛笑了。

「等无异学会以后!一定会把小鸟拿去给你看的!大哥哥!」

等着吧。

大丶哥丶哥。

恍惚之间,谢衣已经离开了。

乐无异却也露出真正满足的笑容。

桃花真美。

然而还没感叹完就有一道煞风景的声音杀了出来。

【叮——玩家完成任务[大哥哥我早已看穿你在装嫩]!吐槽积分+20!】

这个任务的名字……乐无异抽了抽嘴角决定当做没听到。

师父对不起我尽力了。

【恭喜宿主完成长安街角遇见来自高天孤月的你其实是太阳的后裔【1/1】!】

【恭喜宿主完成【呆毛拯救世界【1/3】】!】

【任务期间共获得积分80!】

【总积分为180!】

【现在进入下一个任务!】

【马上传送!】

乐无异只觉得眼一黑,又往下摔了。

「喵了个咪啊啊不能换个方法吗?!」

-接受任务
-高天孤月何以弃疗世界还是充满爱的【0/1】

评论(2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