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镜花水月》【双乐/完结】


    【写个失恋的乐无异忧伤感怀对月唱情歌的情节吧。】



    -这是乐无异2.0x

    -设定是乐1.0已经便当了TTUTT

    -这个捅刀的梗是骰输的锅。

    -CP双乐

    -首发名朋存戏x



    月色皎皎,夜凉如水。



    我解开手中的马尾,长发一垂而下,放下一直挽起的袖子,从那件水蓝的偃师服里掏出一只偃甲鸟。设计与当年的谢衣很是相像。

    夜静人深,独自走到湖边凝视着那片月光的倒影。暗自感叹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当世皇帝早已不是李焱。所有人都沦为一片黄土。只有自己还是少年模样,不曾有一丝白发。

    心念至此,难免忆起故人旧事。行走百载,承偃术以帮助他人,为世人所称颂。承谢宗师之名门下的唯一弟子,乐无异已然成为世人眼中的偃术大师。



    我把手中的偃甲鸟灌以灵力放飞。



    “如同你当年做的一样吧,乐无异。”





    偃甲人永远不会背叛主人。但是乐无异却让我成了一个真正的,有笑有泪的人。惜日只道自己与他音容一致,是乐无异最成功又最高的杰作。一个完美的复制品。那个神采飞扬的少年会带我去看他的所有杰作,一起讨论不少有趣的想法。他所喜爱,所憎恨的事都会毫无保留地告诉我。他会扯家常,会牵着我去买新衣,当然那个时候他会带着面具。最后一个与之相伴的新年就添了这件水蓝色的偃师服。他还会摸摸下巴道,当真有我几分年轻的样子。如今想起,这副样子真的挺讨人喜欢的。



    就像谢衣所言,最高的作品,最美的一面。那段懵懂的时光里我总是不懂何谓情爱。世间万物皆有消逝之日,这又是何苦。他说总有一天我会明白。他给我的名字就是乐无异,他说这算是他的私心,若真的不喜欢可以改。



    而且,何为喜恶?



    我说偃甲不会违背主人命令。



    “你是人,这是我唯一也是最后的命令。”



    那年冬天,他伏在床边,冰冷的手心摸着我的头。我才惊觉,人类的一生竟是如斯短促。白发苍苍,少年不再。他还是那样笑着,眼里泛起泪光。



    “从今以后,你是我,也不是我。”



    胸口仿佛传来一阵闷痛,他的手覆在我的手上,十字紧扣。那也许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落泪。不知道是不是偃甲出问题了,还是他那时种下的种子开了花。



    何谓喜恶爱恨,我仍是不懂。



    “我想你了,乐无异。”



    我得到了“乐无异”,也失去了“乐无异”。



    人月两团圆,乐无异的记忆,还有乐无异与“乐无异”的记忆之中,月光依然是那样柔和。我唱起那首回忆里的情歌,跳着熟悉又陌生舞步。



    偃甲鸟终究是飞回我的手中。



    我看着水中的倒影,兴许这叫睹物思人吧。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