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镜影凝光远香来》【镜花水月续/双乐/古剑二】

《镜影凝光远香来》


-CP双乐


-续《镜花水月》/前传/后传


-有点改动,但是不碍事


-说好的True HAPPY END哦(≧∇≦)

-首发是乐


       


       这世上,当真有轮回么?




       在乐无异给我的记忆里,这是个未知的答案。这种玄乎的问题也从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但是乐无异又给了我一个思考的大脑,如他所说,我虽然特别,但是还是人。而一个人,可以拥有无限的想象力。行走百载,牛鬼蛇神的话本自然也看过不少。信则有不信则无。奈何桥忘川河估计也只有我彻底毁伤的时候才知道了。既然如此,这一切于我而言,意义反倒不是很重大。充其量会让我深夜入梦前消遣一番。




       生命无常短促,却又灿烂珍贵,这是乐无异以前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所以想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把握好每一刻,活在当下勝过千言万语。这也是两个绝世无双的偃师——谢衣与乐无异带给我的真理。虽然我仍是不认为我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但是我无法否认这句话是对的。每一天我们都在活着,每一天我们都在认真的活着。不论作出了什么选择,你还是在向前走。百年之前,百年之后,沈夜也好谢衣也好乐无异也好甚至初七都好,大家都活过。这点与普通人家又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生来背负的使命或责任有所不同罢了。




       那时我说我仍是不懂何为活着,但是我会努力的去做的。




       他笑了。




       「好孩子。」乐大偃师拍拍我的头,我还记得很清楚他身上好像总有一股清新的木头香。只是这件事情思考到他作为偃师的身份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应该说,我己经习惯了他衣服上的香味。当然这绝对不是在说他像个女人,只是「闻香识无异」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我的身上。有时候我猜过是梨花还是桃花,反正按逻辑来算应该都是上好的木材。但不得不说乐无异很调皮,看似大大咧咧,嘴巴却很严实。只要他不说,你就是缠上一天也不会问出个所以。我说这有什么好藏的嘛,他说这是人生乐趣之一。




       都已经是一头白发了还像个孩子似的,谢衣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总觉得清和真人收的夏夷则稳重多了。难道说偃师好这囗么?依然是不懂人类的想法。至少把我制作出来的乐无异,瞧他的样子还有我的存在就可以证明一件事,那就是这人年轻的时候绝对不会是一个省心的货。他的执念还真的是深到了一个地步。冲这点,我就很配服他。执念之深已经可以堪比秦始皇。可惜,他没有长生不老药。毕竟才说完生命短暂,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打脸的东西,那种就算死了都要把偃术继续流传下去的精神只能够偃术来实现了。




       于是才有了我。




       我很敬佩乐无异,应该说,我在乎他。他是我诞生在这个时间上第一个看见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所谓的雏鸟情节。看不到他的时候,这副身体会感受到寒意。或许是因为我本来就没有温度,或许只是我的感观出现了错误。没有他在的时候,我总是会不自觉地裏紧衣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紧紧地拉住我的手,激动地喊着我成功了!我真的成功了。那个时候,他的泪水滴在我的手背上。




       那是第一次感受到「温暖」这个词的定义。我脑海內给予的解释是乐无异的双手,还有他的眼泪。直到很久以后乐无异尝试过纠正我,但还是无果。最后也就笑了笑骂了句傻瓜便不了了之。我说我懂,那是寒冷的反义词。他却笑得更厉害了。那之后纵使心里依然不能把「温暖」与「乐无异」割裂,但也还是心安理得。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笑得似乎有点夸张,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哎,果真让人放不下心。




       我和他聊过很多,但是让我最混乱的还是「生命」的定义。他说偃甲抵不过一只飞虫,却又说我是他最珍爱的孩子。他告诉过我,我是偃甲之身,但却又告诉我我是个人类。信息错综复杂,我只能说我会努力学习。一无所有,只能从零开始咯。他说我是他的最高作品,名字叫乐无异。那之后很长时间我都以为他是个自恋的人。但是相处了一段时间我觉得他是个好学又谦虚的人。作为一个大偃师,居然亲自去拜访几个年轻的同行们,然而他们少说也比乐无异少十岁。乐无异仍像一个孩子一样,也不废话,拿起图谱就是问。不懂就学到懂。从来不放弃任何一个解决问题的机会。用他的话来说,本偃师说做到就是做到。




       结果他成功了。我的存在总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事实证明我绝对是出自他手,毕竟我也很热爱偃术。总觉得和他一起勾出一幅作品,或者收集木材的时候,我才会模糊地了解自己的存在意义。与生俱来的本能让我对偃甲充满了热诚。那个时候我又学会了一个新的名词。




       那个词,叫微笑。




       具体来说,就是不自觉地把嘴角上扬。当我发现我和乐无异一样会不自觉微笑的时候,我的心跳似乎也加快了好几次。好像燃烧着一团火,也像一片温暖而眩目的微光。舌尖上传来一阵很淡很淡的甘味。我仍是不明白,为什么身为偃甲的我会有这样的异样。我曾经一度想把自己给卸了。看看是不是哪里坏了。但是终究还是让他给拦了下来。他告诉我,这是正常的,所以坦然的接受它就好。




       我说好的,偃甲不会违背主人命令,请安心。那个时候他就瞪了我一眼,气得跺脚甩袖,说:「你……你……喵了个咪朽木不可雕也!」眼看他气的口头禅都要出来,但是我还是不知道我到底说错了什么。只好拍拍他的背,安抚道:「我本来就是木头嘛……」




       只见他一头撞在桌子上,头上那撮头发毫无生气地垂了下来。吸气吐气的样子像只死鱼。后来我只好一脸无辜地去做他最喜欢吃的红烧肉。还特意选了最好的肉好让他吃过可以消消气。结局就是他摸摸我的头,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或者说,那个笑容更像是失望。




       乐无异那个模样对我而言并不好受,似乎有一瞬间身体仿佛被抽空,失去了全部力气瘫远在地上。喉舌之间像藏了一根刺,插在心口上。我凝视着他,嘴里很想说点什么,可是又说不出来。烦躁不安到了极点的结果就是,我哭了。




       据体而言,我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怎么了,眼睛一直掉眼泪。对,就是那个带给我温暖的玩意儿。但是这一次我哭了很久,只觉得身体越发冰冷。他看见我这个样子,也慌张了起来。




       「喵了个咪……你别哭呀?别哭了我不是故意骂你的,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别哭了啦!」他拍着我的背,让我趴在他的肩膀上。只是闻到这股木香以后我只觉得更难受了,眼泪流得更凶。身体的水分快要哭乾了,但我还是觉得好冷好难受。




       到底什么是人呀?




       到底为什么一定要我当人?




       我真的不知道……




       别不要我……




       这大概是我那天夜里一直重覆的句子,那漫长的夜里,我紧紧拽住那件蓝色的衣角,揪得手指痛了,我还是不敢放开。




       会不会哪一天突然消失。




       我的世界里,只有他呀。




       也是那天夜里,我找到了我所需要回护的人。那就是乐无异。




       我唯一的光。




       那是我第一次有了点人类的样子。




       后来我才明白,有个词叫「难过」。




       让我惊㤉的是,他第二天居然和我说了对不起。「是我不对。你已经很努力了。对不起。」三句话,还有一个平静的笑容。




       那混濁的黑暗悄然散开。




       曙色落在地上,照亮了每一个角落。




       我看见去年埋下的种子,开花了。




       我看着那朵细小的花朵,也许这就是生命的重量吧。




       真美。




       那之后的很多年,我都伴随着他到处旅行。以偃术帮助不同的人。上至朝堂下至乡村,乐无异的美名早已传遍了每个角落。大街小巷都可以听到乐大师的事跡。什么什么村的大恩人啦什么什么化腐朽为神奇之类的。当然他本人听完也就一笑置之。供得跟神一样有意义吗?本偃师又不是神仙。坚定的否认了并表示自己没有谢衣的万分之一。




       只是那之后我常在纠结一个问题。




       我可以继承他,成为他么?




       他很好,就是太好了我才觉得,我终究不能成为他。




       乐无异,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代替的奇迹呀。




       在他弥留在人世的最后一天,我终是得到了答案。




——「你是我,也不是我。」




       他说我会有自己的道。今后我可以选择以「乐无异」的身份活下去,也可以改一个自己的名字。他本人很希望我继续研究偃术帮助别人。但是也不会强迫我去做。




       他说,我永远不会束缚你的。




       你就是你,永不妥協,永不放弃的是乐无异。他是自由的,所以你也是自由的。




       「我尊重你的一切决定。」




       「最后一个命令就是,成为真正的人类吧。」




        我颤抖地握着他的手,他的双手都很冷。




        好冷。




        温暖的人,变成了我。




        是呀,因为,我成为了「乐无异」了。




       我把他葬在了静水湖,我为他换上年少时代那件蓝色的偃师服。他闭着眼睛,仿佛只是睡了过去一样。




       仿佛下一秒就会说,喵了个咪怎么把我埋了!




       下雪了。




       还好,年夜饭吃过了。




       那天是我觉得自己最像乐无异的一天。因为,我也有了一头白发。




       真好。




       其实我还瞒了他一句话,算是欠他的。




——「我的道,就是乐无异呀。」




       世上只有这一个对我好的人,教给我喜怒哀乐。替他活着又何妨?




       我只是我,你也只是你,这样就好。


       


       【END 1】




       至少我从未有过会再次遇见他的奢望。




       毕竟生命不可重来,至为灿烂,又至为珍贵。




       故地重游,曾经的长安还是记忆中的热闹。当然,定国公府的遗址也早已换成其他的大户人家。时过百载,纵使再相像,也还是物是人非。




       不过,这世上还有我记得你。




       真正的你。




       「无异!」




         一声呼唤,蓦然回首。




        一个妇人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很是焦急。男孩却拽着我的衣角,死死不放。我低下头,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那个男孩,有着一头栗发和一双金色的眼眸。




       也许只是相像而已。即使我的内心已经平静不下来了,我还是假装镇定的蹲下来,变出了那只偃甲鸟。




       对,就是谢衣送他那只。




       他接过偃甲鸟以后,很是平静。




       从他的眼里,我看见了怀念。




       对,是怀念。




       「保养得很好。」




       他抚摸着那只鸟,那个姿势,让我确信了一件事。




       乐无异,回来了。




       他只说了两句话。




       「这一世,我修仙了。」




       「让你久等了。」




       那之后怎么来着?我倒不是很记得了。




       只知道,在那以后,静水湖又热闹了起来。




      【End 2-HAPPY END】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