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终焉之道》【乐无异个人】

-QQ空间击鼓传戏接龙
-开头是接上一篇戏的最后一句,所以不要纠结了。
-气被我吃了qaqqq
-梗大概是乐乐不愿意让自己的偃甲被坏人所用x把所有的图谱烧了。

“真想看看啊,你绝望的神情。”
【感受到人的剑已抵在自己眉尖,偃师白袍上满是大大小小的血污,马尾紧束的发丝在打斗之中散下,眼见褐色的长发不再,落下的是一头白发,五指抓紧了手中的机关剑,剑尖指地以暂时支撑毒发的身体】
“哈哈!自以为掌控了一切,愚昧无知的笨蛋,说的,就是你们。”
【体內抑压的毒性又一次发作,腹部仿佛被刀整塊整塊地割下,绞痛得身子微微屈曲,脑袋像是被用钝石重重一锤,脸色发白却仍扬起一抹毫不在意的笑,偃甲蝎冲向敌方设下的埋伏之中,转而引发了强烈的爆炸,火光浓烈,巨大的声响让眼前的人一下子晃神了,在人愣住的一瞬间以空着的左手紧握把刀尖移开,并提脚踢向人的手腕踢飞他的刀。并把右手的剑抵在那人的脖子上】
“现在,情势逆转了。”
【捕捉到那人猶想反抗,把剑背往人脖上重重一拍,看着所有人倒下以后松了一口气,手中的剑亦因而松脱,身子一轻,便往后倒下,身后是凸凹不平的沙石,但是自己也已经不介意了,手脚划出一道又一道血痕,本来保养好的十指划出七零八落的口子,手指的关节悄悄弯曲已痛得倒抽一口凉气,一时不擦竟落下泪来】
“好痛……下手真狠……”
【连拭擦泪水的力气也没有了,强忍着痛楚,强撑着坐起身子,颤抖地掏出身后的偃甲包,把自己画了三个月的所有的图谱拿了出来,眼中闪过一丝不捨,随即立刻扔向了方才炸出的火焰之中,眼见自己最后的心血,应说是最后的作品尽数化为灰烬,红了眼眶,口中隐约想说了什么,最后还是垂下头沉默下来,心口撕成两半,缓缓费力地伸出了手,却只抓住了一片虚无,似是终于解脱般再一次瘫倒在地上,这一次却再也没有站起身的欲望】
“师父……抱歉……徒儿不小心……又把偃甲炸了……”
“因为……那怕是亲手毁掉,砸碎他们,我都绝不允许把偃甲拿去做那些丧尽天良的事。”
“师父,我可一点也,不后悔。”
【喃喃自语地向着夜空说着,失去了支撑的躯体被百般的痛楚缠身,腹中的绞痛和脑海的钝痛双重冲击着自己,感到麻木了以后眼前的景像逐渐模糊,忆起年少轻狂时的往事,那般的潇洒到最后到改变不了,唯一的遗憾,便是遗下了自己收了五年的小弟子】
“他一定可以,独当一面的,师父,相信我的眼光。”
【呼吸开始困难,眼前已是一片黑暗,耳边再也听不见吹起沙石的风声,世界终是化为一片黑暗】
“若是有来世,我还是会走向那条路的。这便是我的道。”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