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冬至》【冬至贺戏/文/无CP/谢乐师徒】

前言
#给我那个史上最帅的师父父的礼物
#首发空间也放这里x#
#祝各位冬至快乐x#
#由于师父不喜欢吃饺子和汤圆于是硬生生被逼成清流(。)麻辣烫!!大法好!#
你见过做麻辣烫给师父的徒弟吗?没有?你现在见到了╮( ̄▽ ̄"")╭
因为是配合我师父……所以做的是麻辣烫(。)
其实这儿也是个乐乐……xxx来找我玩呀!虽然皮气不正xxx
《冬至》
——所以说,给师父做一顿饭吧!好徒儿!

时至冬至,家家户户都早早回了家,准备做一顿丰盛的饭菜与家人团聚。人们在门外挂着红色的灯笼,与人们的笑脸相映成趣。到处弥漫着欢乐的气氛。

“完了完了,下雪了,我得趕回去,馋鸡我们得加快速度了。不然你的鸡腿可吃不上了。”左手右手分别拎着两个大大的包袱,背后的还绑着个包包,一个不慎竟扯裂了些许裂缝,袋里的面粉从缝里撒到了肩上。本来的蓝衣染了几分雪色,像是披雪而至般。心里暗道不妙,急忙施了个小法术补回去。

“我真是个笨蛋!”因为身上的东西太重,只能再次施展法术让自己飞起来坐到馋鸡背上。把包袱紧了紧,身子微微伏向前方,轻声道:“馋鸡,加油,我们出发了。去静水湖。”

眼见人们的屋顶一片雪白,心里暗叹这样的美景确是人间绝境。这雪却不如太华般清冷,兴许是添了几点灯火吧。

风尘仆仆地趕回了静水湖,一个箭步飞落地上,忘了自己身载重物,不出所料跌得四脚朝地,脸也埋到雪里,包袱掉到了一旁。

“……喵了个咪!”

挣扎着从雪里站起来,又像个不倒翁似的坐到地上,暗自庆幸四下无人,也庆幸自己绑好了包袱又施了法术才不至于弄脏食材。

“哎……幸好他们都没回来。我得赶紧了。也不知道流月城的工作什么时候完成。不过那个太师父应该会来吧。哈哈哈,馋鸡,别这样看我,我也不知道。”

拂去肩上的雪,缓缓站起身,一步一步吃力地把几个包袱抱进了桃园仙居的厨房里。

“呼……师父不太喜欢吃饺子,另外一个谢伯伯倒是想吃。所以我们这次做多一点好了。欸嘿!是是是,馋鸡的份也不会忘的!我们是好哥们,对吧?”

拉起袖子到手肘之上,把手伸进打来的水里。“哎呀,好冰呀。不知道师父他们穿的够不够……嗯。流月城那边的人大概不知道这个习俗吧……”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放好筛子,把包里的面粉倒入大陶碗里过筛。看着白色的面粉,起了玩心,把面粉点在馋鸡的翅膀上。

“来馋鸡,讲一句,在下,偃师馋鸡。”闹完又给自己逗笑了,馋鸡则飞到自己的头顶上,令自己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哈哈哈,好了别玩了,得干正事儿了。”

把小碗里的清水缓缓倒入面粉之中,拿起匙子用力搅拌使其所有的粉粒消失,成为表面光滑的面团。因碰过冷水的关系,双手发红,皮肉实则已冻得有点儿麻木。咬咬牙心想只要做完以后身子就会暖和的。

之后便把面团分成好几小块,用擀面杖把其压好。“嗯?你说偃甲?我觉得人手做比较有意义啦……都说放心好了,你的鸡腿不会忘的!”

很快便压好所有的饺子皮了。叹了口气,这才第一步而已,果然,自己一个做有点自不量力了。

把几分退缩的念头拋开,心道既然决定了要做便要做好。肉馅处理好以后便开始包饺子,回忆起娘的教法一点一点的包好,捏好饺子边。但开始的时候还是有点生疏,捏出几个四不像出来。叉着腰有点儿无奈地扯出一个笑容,“万事起头难,无异加油。”

终是把所有的饺子包好了,看着碟上的饺子摇摇头把包得很难看那几个放到角落。然后又把另一个袋子的糯米粉倒出来,以和饺子皮相同的做法和成面团,然后捏出来搓成团状,并加入芝麻和花生。

“汤圆~团圆! 愿照汤圆流照君! 一二三四五六七!”

想到甜甜的汤圆,心里也多了几分干劲。

“好了!汤圆也做好了……喵了个咪已经傍晚了?!快快快!我们还有麻辣烫呀!”

拿手臂拭去额上的细汗,果真如自己所料,做菜劳动会变得暖和。眼看自己一手打出的“江山”,忍不住露出几分自豪的目光。

“师……馋鸡你看,这都是我……我们的成果哦!”听着馋鸡的回应,心下更是兴奋不已。

伸了个懒腰以后又去拿了碗水洗手,把自己的指缝间的面粉洗好以后拿起帕子擦手。“师父怎么就喜欢蜀中的玩意儿呢?我以前也没吃过呀……材料是买来了……可是,成品我还是不敢保证的……”

【唧唧!唧!】

听见头上的馋鸡拍拍翅膀,似乎在摸摸头安慰自己,明白牠是在鼓励自己,心內一片温暖,随即便抬起了胸膛,拍拍自己的胸口,露出自信的笑容。

“我之前说过的!包在我身上。所以一定没问题的!嗯!麻辣烫!永不妥協!”

说完被自己逗笑了。

“哎!果然出门前熬汤是对的!这个豬骨汤!绝对没问题!”点点头盯着锅里冒着热气的汤水,满意地点点头,盖好盖子后转身倒出包袱里准备好的,最漂亮的辣椒。然后往油祸里扔了一大堆花椒丶麻椒丶香叶和茴香等等的香料,香气顿时溢满了整个房子。接着倒入早已挑好洗好的干辣椒。然后用偃甲把火调大,加入前些日子切好的姜丝和蒜瓣翻炒。不料油烟呛了自己一身,“咳咳!”,连忙挥挥手拨去烟雾。“失策……忘了通风。”只好半眯着眼炒菜。虽然是第一次做,但整个过程意外的顺畅,除去刚才的小意外还是完美的。

接着再一次加入自制的辣酱,其实也就是把辣酱用偃甲磨成酱,加入少许的香料而已,把其倒入祸里搅拌,再加入几颗碎芝麻。

炒个七八分以后加入把豬骨汤的祸子用力提起。

“喵了个咪!烫死我了!”一面哀嚎着一面把汤口对正锅里慢慢倒入。虽已是面有倦色,但仍不敢有一丝的怠慢,双眼紧盯着锅口直至最后一滴汤汁滴进其中。紧接是加入料酒,最后才安心的盖上盖子,调低火势。

“嗯……大概这么久就行了。”设好了定时偃甲后便又开始忙活剩下的菜色。比如太师父的炸鸡,还有水煮鱼和糖醋排骨,炒蝦,花菜炒木耳加上炒青菜。忙得大汗淋漓。当然缺不了把剩下的面团做成的面条。

“啊!该加面条了!”听着响闹的偃甲急忙把面条加进锅里,手忙脚乱的同时也不小心烫到手,但是也没有时间思考了,因为隔不了多久偃甲又响了。

“鱼肉!鱼片放到哪里了啊啊啊啊冷静冷静!找到了!好了别响了!莲藕……然后是木耳!豆腐!青菜呢!啊啊啊啊啊!馋鸡你怎么跑那边去了!那个不许碰!还有……”

把食材全部倒入以后,深呼吸地松了一口气,走到外头拿起抹布擦好桌子,放好碗筷。随即又飞奔都厨房把剩下的菜炒好,上碟。

“……你要争气点。千万别让师父嫌弃你呀!不……不不,呸,我乐无异做的东西绝对是上品!上……上……品!”努力扬高声调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与不安。不知道成品如何,因为没做过心里也是没有底的。只好心一横,豁出去,把沉重的大锅一步一步拿到桌上。看着里头的菜,还有冒着泡泡的汤锅,忍不住扬起笑容。

真好看。

把所有的菜都端出来以后,终于放下心头大石,跑去处理好方才烫到的伤口,给自己施了个治疗法术又缠上了蹦带。最后带着忐忑又兴奋的心情坐到一旁傻笑。

“哎。身为偃师怎么能不会做菜呢?”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