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旧人歌》

《旧人歌》
•诸葛亮x黄月英
•转世亮X死后穿越英,设定见我之前的几篇文。
•新年贺文,小甜饼
•祝大家新年快乐
•瞎考据,私设有
1
年末已至,已入乡随俗的黄月英免不了忙前忙后。这边的新年与她前世不同,庆祝得早,所以黄月英七日前便着手准备了。缝好那藏青色的冬衣以后,黄月英才稍稍空闲了下来。

世人只知她喜弄机关,殊不知她的女工也是不输于人。哪怕她知道如今的诸葛亮早已不惧寒冬,这衣还是得缝。以前每年都会缝一件,除了缝给诸葛亮,还要缝给果儿与瞻儿,一共三件。没能看到他们长大是她的遗憾,也是诸葛亮的遗憾。若他们在的话,这家说不定会热闹起来。想到这里,黄月英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如今还未有子嗣,倒是省了不少功夫。来日方长吧。毕竟两个人终归是冷清了点。

“有言道去旧迎新,阿亮会回来和我这个旧人过么?”

邀请是黄月英提出来的。看似是一句平淡的玩笑话,但聪明如诸葛亮怎会不懂。他还是应了,而且,应的意味深长。

“夫人此言差矣。”

他慢悠悠地整理好军服的领口,然后凑近黃月英的耳边一字一句地说道。

“去旧迎新,这新人,当然是与夫人一起迎接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待诸葛亮走出家门后,黄月英才反应过来,当即面红耳赤,暗骂诸葛亮老不正经。

2
都说夫妻患难与共,这日子好了便难过了。她不是没见过一些女子夫家日子好了便把糟糠之妻置于脑后。那个时代不似现在,那些女子能做的便是守好本分持家,笑着恭喜丈夫“去旧迎新”。黄月英嫁前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下场,但她当时没有选择。前世不似这里民风开放,巾帼不让须眉,能名扬四海的女英雄也不少。初到这个光影怪离时,诸葛亮就曾说过,夫人若是有什么想做的,便放手去做吧。

那时的黄月英闻言不语,只是笑了笑。

后来诸葛亮又提了一次。

这一次黄月英回了他一句话。

“我志在闺中巧手制良弩。愿在草芦岁岁与君好。”

那些之后,诸葛亮再也没有问过类似的问题。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放在这个世界的姑娘听了怕是难以理解。

只是如今,黄月英反倒想感谢他的父亲。

若没有他,我怎会遇见如此良人?

3
她知道诸葛亮喜静,所以也没邀请什么人,就他俩口子,图个喜庆便是。

她知道诸葛亮生活虽平淡,但口味却完全相反。当然,他并不挑嘴。但不代表他没有喜欢的食物。一码归一码。以前是不能挑,如今是养成了习惯所以不会挑。但她总是可以从他眉梢上寻找他喜欢哪道菜,哪种口味的蛛丝马跡,变着花样做。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还是可以让诸葛亮一点不剩地吞肚子里去。

他嗜咸,也嗜辣。这点倒是不曾改变。如今环境比以前还好上了几倍,做顿较为丰富的饭菜自是不成问题。

拜托子龙将军弄来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以后,黄月英便不再“手软”。三两下地把这鱼洗好,挑刺,与猪肉葱姜一併剁碎卷好放进锅里蒸。接着马不停蹄地开始揉面团做煎饼,打鸡蛋,剥虾壳。

当诸葛亮回来的时候,恰好是暮时,他在屋外便闻到饭菜的香味了。进屋的时候,便直接撞上了满头大汗,两颊通红的妻子。这时的黄月英端出刚熬好的豬骨汤,与诸葛亮打了个照面。

下一秒,她直接被她的好夫君紧紧搂住。

“你先待我擦擦手,这烟熏得我都黑了。”
”没有,夫人这般才是最动人的样子。”

说是这样说,但他还是放手让媳妇去换衣服。黄月英仍是比较保守的,她的打扮与前世根本毫无差别。青丝襦裙,与这里的衣着打扮格格不入,但也正在因为穿在黄月英身上,丝毫不会感到突兀。诸葛亮摆好碗筷,黄月英正好出来了。能看出来,她也是打扮了一番。

群青色的衣裙与她手上那件冬衣的颜色很相似。

“喏,新年礼物。”

诸葛亮觉得黄月英绝对是幸福的代名词。他恨不得马上穿上这件衣服,实际上,他也真的做了,看起来很是滑稽,但他才不管呢。

这衣服上绣着暗纹,一卷一卷的,由深至浅,所有的线都是不同颜色的。这上头还绣了一株桃花与鸳鸯,下的功夫一点都不少。他几乎可以想象黄月英一次又一次拆掉从绣的场景。

他想,什么锦衣华服,霓裳羽衣,都及不上它半分。

4
诸葛亮送的是一根步摇,上面还有几朵粉蓝的珠花,淡雅而不庸俗。事实证明,诸葛亮的眼光是对的。至少平常淡然的黄月英主动抱住了他。就凭这一点,诸葛亮已经回本了。

“来!帮我带上,快快快!”

“好好好,你别急。”

他脱下手套,拿起梳子梳起这三千青丝,别上发簪,然后,趁机在她脸上落下一吻。步摇的颜色正好与她的衣裙搭配,整个人看起来淡雅自然,却又不显老,反倒平添几分灵气。

黄月英承认自己看呆了。

黄月英自知其貌不扬,从没有想过还能有惊艳亮相的时刻。她也不会太在意,只要不丢诸葛亮的脸,什么都好。容颜代表不了什么,毕竟终究是会老的。但女为悦己者容,做女人的心里谁不喜欢被心爱之人所夸?说不在乎容貌都是假的,只是她知道,有些事情无法改变,看开了而已。如今诸葛亮生的俊美,剑眉星目,那模样比以前还要俊上几分,说不会引起花季少女的注意她还真不信。

但她心里有数,诸葛亮是个值得信赖的好丈夫。她从不怀疑他的任何决定,一世的保证期足够让她相信,她是足够优秀与之并肩而行的。

既然他两世都选择了她,她也愿意倾尽年华回应他的感情,也是抱着这样的信念,他们走完一世,跨过了死亡与时间的束缚,走到了现在。

“这不像我之前市集上看到的……你自己做的?”

“当然。夫人的贴身之物我怎捨得假手于人?我的月英是最好的,所以只能配上最好的。”

她以为这么久了,也不在乎这些了甜言蜜语。未料到这番话还是让她红了眼眶,硬生生落下泪来。

多大点事呀,可她就是高兴。赠与结发之物,这个意义非凡。她以为诸葛亮不会知道这些小女儿家的事。可她却忘了,能造木牛流马来娶他的男人怎么可能如此不解风情?

“你真是……”

“嗯?这四喜鱼卷做的不错。”

坐在对面的诸葛亮装作没看到,麻利地扒了口饭,拿碗掩住那扬起的嘴角。还是留点面子给媳妇儿吧,不然晚上可渡不了春宵了。

“阿亮。”

“嗯?”

“我好看吗?”

“绝世无双。”

5
饭后,黄月英与诸葛亮一起收拾碗筷,把碗碟扔到洗碗机里后黄月英盯着钟表,只着三分钟了,便拉着诸葛亮到院子里。

“你在那边站好了!”

诸葛亮看了看手里的烟火,又扫了眼不远处的月英,有点好笑地摇了摇头。今晚怕是用不着了。

终于,零点至,二人面前,烟花烂漫。灿金的,银白的,火红的,荧青的,一枚接着一枚,火力不大,也不危险,其实就是哄小孩子的玩意儿。可他俩都看痴了,一个看烟火看的痴了,一个看媳妇看的痴了。

“月英,新年快乐。”
“阿亮,新年快乐!”

“愿夫君一生喜乐无忧,得偿所愿。”
“愿与夫人相守到老,暮雪白头。”

【END】

《巧妇》【诸葛亮x黃月英/r18】

夫妻造人日常,转世到王者峡谷记忆亮x死后重生的月英。
很多小伙伴说看不到于是再发一次,再吞就boom。

键接出评论。

《巧妇》【BG/诸葛亮x黄月英/r18】

《巧妇》【BG/诸葛亮x黄月英/r18】

-夫妻的造人小日常
-还是转世到王者峡谷的亮x死后穿越的英
-婴儿小破车~(≧—≦)/~
再翻车我们没完!!!
-车见评论键接!

《伞》【BG/诸葛亮x黄月英/完】

-仍然是之前的设定,转世到王者峡谷的诸葛亮x死后直接穿越重生的黄月英
-文笔无,BGBGBG!!!!!
-慎入!!慎入,有bug请温柔指出!!!如果是因为雷CP的麻烦叉掉,各有所好,互相尊重!!!


天色逐渐暗黯下来,厚重的云层集中在一塊儿,四处不仅没有一丝风,还充斥着大量的湿气。黄月英抬头望了望天空,一看便知道这是倾盘大雨的前奏。她急忙把晾在外头的衣裳收到屋里折好。又检查了一下门窗是否锁好。她很喜欢这里。这个家是诸葛亮自己建立起来,虽与前世一样仍是草芦,但其鞏固程度自然是不能媲美的。她的到来使这里成为他们的家,他们俩的避风港。


所以必须好好守护着。

接着黄月英检查了冰箱里的食物是否足够和有否变坏。她查完以后松了口气,她知道目前的份量足够他俩吃一个晚上了。毕竟这场雨怎么看也不会是短时间内可以下完的骤雨,所以她有点担心若丈夫回来菜不够了要怎么办的问题。

大不了她吃少一点吧。

不出所料,似是龙吟般,轰隆一声,伴随着一闪而过的白光,一枝又一枝的银箭从云层中落下,透明的小花绽放在大地上。这些花到了窗外便成了一幕水帘。黄月英托着下巴打量着窗外的雨,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她默默地数着自己每一天的任务,打扫丶洗衣擦桌子……还有什么呢?

她漫不经心地扫了客厅一眼,目光停在了木柜的右旁,她瞥见一把赤色的纸伞斜靠在木柜旁。伞的上面似是写了什么字,但那墨水却化开了,伞尖也沾上了不少的尘埃。虽然外观造型上应是没有开始的时候好看了,但仍可以看出这是把好伞。因为做工相当精细。黄月英低头仔细地欣赏着手中的伞,她知道这工艺绝对是出于他丈夫的手,不会有错的。

或许是想赠给友人吧。

黄月英拿着伞,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夫君出门没有带伞!

凝视着灰蒙蒙的天,黄月英终于知道自己不踏实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她的丈夫不仅没带伞,而且今天去“工作”的地方还是在荒郊野外。但她观于天色,这雨恐怕只会越下越大。即使诸葛亮出门的时候是晴天,他本人也告诉过她今日会下雨。

是了,怎么会没带伞呢?

黄月英不知不觉已经拿着伞绕着桌子走了一圈。思来想去,要么他就是忘了,要么就是刻意不带的。但是,为什么不带呢?还是说他有另外一把伞?可是家里明明只有一把伞……

她捏着伞柄,沉默不语。她想破脑袋也不懂为什么,但是又觉得这件事就是理所当然。

只是现在,她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她坐在地上,目光投向伞面上的墨跡。脑里浮现的画面却是泥石随着洪水冲落,或者岩石从半坡上滚落的场景,又或者是……诸葛亮浑身发烫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声色的场面。

不知不觉间瞳孔放大,黄月英抓着伞柄的力度加重,双脚像绑上了两塊大石头,使不出一丝力气。她咬着嘴唇,试图把颤抖着的双手抚顺。

但这是心病,所以无果。

黄月英闭目深呼吸了好几次,最后睁眼时,露出了坚定的目光。她走进厨房里,以慢火熬了一盅姜汤,又在熬好后趕到卧室里,换回较为轻便的衣裙。束好腰带后,她把那盅汤轻轻地放尽一个有带子的袋子里,那个诸葛亮送她的一个特别的袋子,方便她买菜用的。

“哎……看来这是只能穿木履了。”她把脚掌套进一双较大的木履里,这双鞋的做工比较粗糙,平常她根本不常用到,只是一次需要用时匆忙的时候买的,所以也没有注意质量。不料现在派上用场了。

她打开门,压了压头上的竹笠,打着伞,裙袜一出家门便湿透了,凉凉的雨落到她的脚背上,狂风和雨点从左到右吹袭而来。她有点看不清前方,因为再远一点的风景便成了水雾缭绕的仙境了。她一手撑着伞,一手护着袋子里的汤和诸葛亮的换洗衣物一步一步地慢慢走着。


走着走着,她感觉到她的脚下突然轻巧了许多,定眸一看,木履的带子居然断了一半!她盼头望去,估算着路程大概是走了三分之二了。只是前面的路崎岖不平,尖锐的石角到处都是。但她没有片刻犹豫便决定继续走下去了。

她一手提着鞋子,把断开的鞋带绑在手背上,赤着脚继续她的路程。这件当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因为她不仅要小心脚下踩着的不少碎石,还要注意那滑溜溜的青苔,才走几步,脚掌已经擦伤了好几处。加上泥沙和雨水的冲洗,黄月英走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以致于她走到诸葛亮的营地时,她的脚上面不仅划破了不少口子,还有粘上好几塊干涸的血跡。平日白皙的双脚此时黑呼呼的,脚下起了泡,两个脚踝都破了皮,鲜血直流,上面还覆着些许泥沙。

走到一个帐幕前,“什么人!”长枪抵在女子咽喉处,见人一身铠甲,利落的短发下是一双锐利的眼睛。

黄月英笑了笑,脱下竹笠唤道:“赵将军?”

“这……这是黄夫人?”听到人的声音以后,赵云收起长枪躬身施礼时,黄月英收起伞。二人点过头后赵云便转身离去了。

“夫人稍等,我这便去通知军师。”

黄月英坐到地上,很快便等来了一脸阴沉的诸葛亮。他穿着今早她给他准备的深蓝色军服,黑色的长靴使他多了一分军中之人的气势。只是现在军装外套的肩膀处已经湿了,诸葛亮脱下军帽,快步走近坐在炉火旁的黄月英,走近那个几乎变成了落水蝶的妻子。

诸葛亮的脸色此时丝毫不逊于外头的天色,他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似是蒙上了一层千里的寒冰,两只好看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缄默不语。黄月英自知这次着实有点鲁莽,所以从丈夫的脸色看来还是知道对方在生气的。

“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

黄月英抬起头,眼里带着几分愧疚,却没有一丝的后悔。

“寻你。”

我来寻你。

诸葛亮忽然说不出话了。他想质问她到底知不知道这样过来有多危险,他有多不放心,他气愤着她不珍惜自己,气愤她如此的不懂事。

可是,这句话,像是一盘水,一下子浇灭了他满腔的怒火。他像是打在了一团绵花上,硬是没能挤出一个怪责她的字。

她自始至终,到在追随着他。哪怕他殒落于五丈原以后,她仍守着他。在轮回一载后,她又来寻他。

诸葛亮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黄月英无论如何都要过来了。黄月英是个骨子里很倔强的女人,能予以她不安的人只有他,能予以她心安的,仍然是他。诸葛亮是她的一味药引,一味与性命一样重要的药引。

“让你担心了。”

二人竟是異口同声地说出了这句话。

夫妻二人一愣,然后相视一笑。

这种时候,一句话就够了。

“不过,夫人的脚必须让大夫看看。”诸葛亮唤人去叫扁鹊过来,他皱着眉头脱下手套说:“夫人稍等。”


诸葛亮开始检查那骇人的伤口,触目惊心的血水混合在淤泥之中,那腥红的颜色成了一团火,灼得他双眼生疼。


如果不是他,她夫人的脚怎需受这种无妄之災。


他果真是太大意了。


这一次漏算的不是别人,竟是他的妻子。


他叹了口气,跑去拿了一个水壶和盆子。黄月英认了出来,这是她早上为他准备的那个。黄月英似是察觉到了他要干什么

“这……”诸葛亮岂不是没水喝了?

“现在只能这样了,待会儿可能有点痛。”

这是不容拒绝的语气,他跪在黄月英身前,低头不去看拼命想拒绝和阻止他的黄月英,带着无法挣脱又不会弄伤她的力度握住了她的脚腕。

黄月英觉得,她的脸颊有点发烫呀。整个人连带着被冻得通红的脚丫也因此暖和了起来。

她垂下头,脚已经被放到盆里去了,壶口位置一倾,干净的食水便流淌在她的脚背上。他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脚,轻轻拭去伤口上的泥沙。冰凉的指尖划过她的脚背,硬是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指缝。

这一世的诸葛亮的手很白,但却结着一层薄薄的茧。哪怕到了这一世,他仍是离不开刀光剑影,离不开那把迎风而立的羽扇。他还是那个足智多谋,运筹帷幄的英雄。

他仍然是他,她也仍然是她。


从一而终。

这样优秀的人,却是甘愿为她端盆洗脚,并两世都娶她为妻。


这样优秀的男人是她的夫君,真的是太好了。

两世为人,两世为夫妻。

黄月英只想感谢上苍的恩典。

“夫人?夫人?”

轻柔的力度压在黄月英的脚心上,诸葛亮抬头望了眼自己的妻子,只见她双眼通红,低着头,一声不吭。他以为是弄疼了她了,便再放轻力量,并问了句怎么了。

真的好像,初嫁的时候呀。

从回忆中抽离,黄月英才惊觉自己想起了许多前尘往事,随即把自己飞到九宵之外的魂魄拉了回来。“没事的。抱歉……方才想事情,想到入神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抹去眼角处的泪光。这一刻她突然有点忍不住想抱住膝前的男人,告诉他其实她不怕的。因为前方的人是他,所以这点痛楚算不了什么。即使走到麻木了,甚至是不能再走下去了,她还是会竭尽全力抵达他在的地方。

哪怕他是流星,她也会攀上最高的山与树陪着他。

那既是世人眼里的军师诸葛亮,也是她的夫君阿亮。

可现实是相反的,这一刻,她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怔怔地望着他,卸下往日坚强的一面,露出几分小女儿的姿态。

幸好诸葛亮也没有再多问,拿了塊干净的布锦抹乾黄月英的双足。然后亲自请来了他们队里的大夫扁鹊,用诚懇的语气请他帮忙为自己的妻子进行治疗。好在扁鹊也不是什么刁蛮恶劣的大夫,处理好伤口以后便开了张药方子,又留下医嘱告知了诸葛亮。

眼见黄月英的脚伤处理好,诸葛亮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一番事情下来之后,雨势已经小了许多。黄月英暗自庆幸天公作美。趁着这个机会,众人亦相继回府去,包括刘备与孙尚香,二人向其他人道过别后便共同撑着一把伞回去了。赵云也和过来接他的韩信离开了。最后便剩下他们夫妻两人。

“夫君……您这里……有鞋子么?”

被人盯得久了,黄月英有点脸红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没鞋怎么回去?诸葛亮此时正在喝妻子带给他的姜汤,听到这句顿了顿,一脸淡定地回答了一句,为夫抱着你便是。

只是此话一出,双双脸红。但是这并不能促使诸葛亮改变这个决定,他套上皮手套,迅速整理好身上的军服,长臂一伸,便把女子打横抱起。黄月英则贴着他的胸膛打伞。这次黄月英少有地没有出声拒绝,因为除了这个方法以外确实是没有别的办法回去了。

“抓稳了?”

黄月英把头埋进丈夫的怀里,小声地应了句:“嗯……那便麻烦夫君了……”

诸葛亮听到只觉得好笑,他又不是别人,这种纠结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不得不说在不少事上黄月英都是个很聪慧博学的女子,情商智商都很高,但在某些方面又很是迷糊。

真是……可爱。

接下来他们就这样慢慢地走过了崎岖不平的山路,时间悄悄地流淌着。此时诸葛亮忽然想起一句话,那是黄月英前世所说的。夜里睡不着觉,夫妻俩便唠叨了几句。却不曾想过,这一句话竟足以影响他们两世。


那句话是一个理由,问的是什么他都忘了,但是这个回答却让他两世都记得清清楚楚。

“因为我是你的妻。”


我是你的妻。

所以心甘情愿与你共同面对风雨,心甘情愿背负普通人家无法背负的责任。

因为你是我的夫。

前句话没有一个爱字,后一句则没有说出来。但是这两句话却世上最美好的一句情话。因为这才是夫妻。荣辱与共,风雨兼程。

只可惜前世太短了。

于是黄月英再出现的时候,诸葛亮便迫不及待要见她了。因为那是她的妻,因为他还有许多话没告诉他。他毫不犹豫地再一次娶了她。因为他坚信上一世绝对不会是他俩的句点。但如果这一世黄月英没有出现,他大概会独身一辈子吧。

幸好,这只是如果。

再后来二人便回到家了。一路上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他们聊的话题离不开黄月英不在这几年诸葛亮怎么过,长安的风景漂不漂亮。只是黄月英问的问题比较多,毕竟她是真的好奇诸葛亮这些年怎么过来。要是这是别人,诸葛亮肯定理也不理,但这次当然是耐着性子解答了。后来黄月英问到那把赤色的伞,诸葛亮酝酿了好一阵子才开口道:“不过是……无聊的小玩意罢了。”

这把伞,的确是他早年在空闲时间为消磨时间所造的。因为当时仍难以放下前尘往事,因此十分希望可以留下点什么提醒自己。但因为很少需要出门,所以伞造着也没什么用,便只留了一把。

听着诸葛亮解释完后,黄月英又问到上面的字,只是这一次诸葛亮不说了。他卖了个关子,说道:“夫人明日便可知道了。”

第二天,黄月英望见那伞打开着放在桌子。上面的字被重新写了回来。因为是刚写没多久的,纸伞上仍留有淡淡的墨香。

她看见那行字只有四个字。


思妻月英。

这一次,女子的泪水竟是再也没有忍住。

【END】


《安好》【BG/完/诸葛亮X黄月英】

-依旧是上篇的设定,转世到王者峡谷的诸葛亮X死后穿越的黄月英
-BGBGBGBG!!!
-私设有
-注意避雷!注意注意!有bug请温柔指出!不喜勿喷!!如果是雷CP的请直接叉掉!
-自娱自乐向,文笔无。




黄月英算好了时辰,从锅里掏出一盅热呼呼的饭,盛好油炒青菜和萝卜汤,便把它们放进一个旁边的竹篮里,拿一塊绵布盖着以防它会冷掉。她擦擦额头上的汗,换上了一条桃色的衣裙,梳好头发别上前几日新买的发簪。毕竟还是第一次出去见人,她便画了眉,抹了一点点粉底和口脂。黄月英知道自己不是特别好看的女子,但是女为悦己者容,她多少期待着夫君看到时的情景。哪怕是天下人都说她不好看,她的夫君欢喜便好。

她按着诸葛亮的话走,往一个叫“传送门”的地方站去,不一会儿便随着晃眼的光芒来到了一座树林。她抬头望了眼天空,又向远方瞧去,便看见好几阵蓝光闪砾着。她知晓不该走得太远,便拿着坐在一根树下等着。

打斗声,枪炮声和刀剑声随着一声重物落地的轰隆声停了下来。黄月英猜应该是打完了。她拍拍裙角处的灰尘与枯叶,站了起来,便看见白色衣甲,手执羽扇脚蹬深黑长靴的诸葛亮。他手中的羽扇早已不是她送的那把,而且似乎还可以是一柄武器,散发着幽幽的蓝光。诸葛亮跑来的时候有点急,听着外头有人告诉他诸葛夫人来的时候他心里就有点急。一个没技能又没武功的弱女子过来不是找死吗!

诸葛亮似乎忘了黄月英站的地方不是战场而是安全区。

身后的刘备和同行的还有赵云。他们前世都见过诸葛夫人。所以绝对不能说是不认识。尤其是刘备,对黄月英的印象挺好的。毕竟诸葛亮随他出山以后便一直打理家里大小事物。不过倒是没有想过这一世会再遇上。提到她的时候毒舌的孔明的眉宇之间也会不自觉地露出点点的柔情。

“你来干什么?”

不能怪诸葛亮的语气有点凶,因为他对于妻子突然过来这事也是忧喜参半。一来是安危问题,二来是他又不想与妻子分开太久。上辈子他们虽生活美满,但也是聚少离多。诸葛亮长年在外与刘备打江山,带着妇孺自然是不好活动的。这一世难得又可以相守,他也是希望可以多陪陪她。

听完诸葛亮的话以及望见他有点淡漠疏离的神情,黄月英心里有点儿委屈。但她还是笑了笑,说:“我来给你送饭来了。”

诸葛亮这才注意她拿着个篮子,经她这么一提也想起自己确实没吃午饭,这时篮里饭菜的香气扑鼻而来,弄得肚子空空的三人心痒痒的。又瞧着她的脸容,才发现她今天竟是打扮过了才过来的。

还真的,挺好看的。

“哟,孔明怎么,脸烧起来了?”
“……主公莫要取笑我了。”
“军师夫人真是贤惠呀。”

诸葛亮站上前,一手替黄月英拿起篮子,然后另一只手握着黄月英的手,黄月英隔着手套似乎也能感受到对方发烫的指尖。她歪头看着诸葛亮的侧脸,竟是傻傻的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夫妻的默契高到一个程度,诸葛亮转过头,与她四目相对,诸葛亮只觉得,她笑起来真好看。

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

“下次……別再来了。”他轻咳了一声,柔声说道。
“不行。”这个想法很快就被诸葛夫人回绝了。平常什么事都支持黄月英,竟是在这一刻与诸葛亮杠上了。

“月英,这里不安全。”
“这边是安全区。”
“不行,我不想让你到这边来呀。”
“你以为我很想么?”
“听话。”
“什么事都可以听你的,但这件不行。”
“你一个没技能又没功夫的人待这里我不放心!”
“我在这边很安全!以前战火纷飞时,哪里有过什么真正的安全?我不会傻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所以,请你让我在这边等着你吧。”

最后一句,黄月英的声音竟有颤抖,诸葛亮一看,女子双眼竟是红了起来。她把丈夫的手抓得紧紧的,硬是没有再说什么。

黄月英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应,正当她欲开口说话时,诸葛亮竟是放下了篮子,把她拥入怀中。

“对不起……我真的是,有点不踏实……下次不会了。”听见女子闷闷的话,诸葛亮把人搂得更紧了。他拍拍女子的背,开口了。

“该说对不住的人是我。让夫人担心了。”他夫人,仍然是这般的坚强呀。

黄月英只是摇摇头,打开篮子示意他可以吃饭了。诸葛亮轻笑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了。黄月英替诸葛亮盛了一碗汤,一碗清汤伴随着阵阵肉香放到了他的面前。细心的黄月英怕烫,还吹了吹,这碗不油不腻的肉汤也确实可见黄月英下的一番功夫。

诸葛亮拿起勺子吹了吹,然后放到黄月英嘴边。

“夫人先喝。”
“老不正经的。”

随后而到的刘备和赵云看着这片琴瑟和谐的画面竟有点羡慕妒忌恨。简直就是虐狗没人性!

不过,诸葛夫人的饭菜真好吃呀!

默默把一塊肉很吞了的刘备想着。

在那之后,黄月英都会定时定候站在附近等待诸葛亮。诸葛亮也没有再提什么让他回去的话。

反正,他的媳妇儿他来护。

【END】

《夜凉》【诸葛亮X黄月英/BG/完】

《夜凉》
-转世到王者峡谷的诸葛亮x直接死后穿到王者峡谷的黄月英
-BGBGBGBG!!!
-慎入慎入注意避雷!!!








黄月英躺在床上,夜稍稍有点凉,这床不大,刚好可以睡两个人。她搓搓手,然后起身点了灯,又躺了回去,辗转反侧。她望着窗外的月色,把身上的被子拉高,盖过自己的头,整个人缩到被窝里。

这个世界太新奇,也太多没有见过的事物了。举目无亲,她只有她的夫君了。

而且还是没碰过面的。

她知道诸葛亮有他的安排,也知道他不会丢下她。所以她理直气壮地住了进来,也没有人拦她。

她知道这是诸葛亮默许的。

听到外边轻巧的脚步声,本就没有睡的她直接坐了起来。正好与那人对视。微弱的灯火隐约可见那人青色的发与浅蓝色的眸子。样子倒是俊美的许多,但是望着他手里的羽扇,黄月英知道,这大抵就是这一世的夫君了。

“……夫君?”

黄月英仍是有点不安,毕竟这一世他们未嫁未娶,毫无瓜葛,所以这一声是带了点试探的意味。理性上知道诸葛亮仍会承认她,但是感性上却又忍不住怀疑。来这里前不是没有猶豫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选择跟着他,相信他。

“嗯。”他点点头走上前,也不知道是不是懒得说话,直接把放在桌上的袿衣给月英披了上去。“夜凉。下次多穿点。”

说完之后便开始脱下衣甲与手套。白皙的手与从前不同,耕作时留下的厚茧令月英特别深刻。他牵起她的手时,月英都会暗暗下决心给他无论如何都要给他抹上药膏。

在黄月英还没想到说什么的时候,诸葛亮跪在床前,两手按着她的脚,姆指和食指压在不同位置上。突如其来的动作令还没习惯这个世界的黃月英羞红了脸,下意识想缩回去。但又不想拂了夫君的意。怎么说前世夫妻该做都做了,还像个云英未嫁的少女岂不是很奇怪。就在她乱了思绪时听见下方传来一声小小的叹息与叫唤。

“暖和点了么?”

“……多谢夫君。夜已深了,妾身伺侯您更衣吧?”

双方并没有演练过,黃月英帮他褪下外衣。然后扶着他坐下,用方才他对自己的姿势替他脱下靴子,对齐放好在床边,然后翻身上床。却未料想起烛火未熄,只好又起身欲下床去。这时诸葛亮把她按了回去,摇摇头替她盖好被子。然后赤着脚走上前去熄火。

他躺在黄月英身侧,轻轻地把背对着自己的女子拥入怀中。

黄月英的脸上露出淡淡桃色,她听见丈夫低低地在她耳边道了句:“晚安。”

一夜无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