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子

这儿文手/画手(≧∇≦)枫子/婉清。混Aph/古剑/三国。三国博爱除父子。谢乐/双乐4ever!!耀all党+其他博爱除耀受:D吃耀攻国设迷妹w专注国设一百年——欢迎扩列!

《呆毛拯救世界》【古剑二/谢乐/HE/Chapter4】

-本篇痴汉乐出没!!注意!不喜勿入!
-我不是黑我不是黑真的不是!
-初七粉沈夜粉慎入!如果觉得OOC欢迎提点!只是不喜剧情请点叉!
-前辈们多多指教!
-依然是吐槽巨多!

【4】
眼看初七已经划出一条粗长的裂痕,乐无异知道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只是系统迟迟未落指示,他只得做好防御的招式和使用偃甲,务求可以撑住初七的攻击。

【宿主!目前本系统正在把昭明与吐槽之心进行扫描融合!您绝对不可以让初七抢走昭明呀!融合只有一次机会!】

-也就是说我目前得守住昭明对吧!

【是的!我现在给你传送最后两个可用的道具[老人卡]和[柯南高达滑板]!接下来会有一段时间无法与你联络!宿主一定要撑下去呀!】

-等等什么老人卡?!

【哔——本系统正在进行更新(^o^)宿主请不要偷看人家呦![自动回复]】

-啥!

【哔——本系统正在进行更新(^o^)宿主请不要偷看人家呦![自动回复]】

乐无异在心里喊了好几次都是得到同样的回答,只好作罢。而初七也发现了乐无异似是得到不知何处的力量相助,攻击更是越发凌厉。刀上的力量一下比一下强烈,他必须在乐无异得到援助前彻底扼杀外援,否则对方的力量也许会成为他完成主人交托任务的威胁之一。

「乐兄!现在到底是……」

忽然,哐当一声,乐无异只觉得有东西砸在了自己的脚上。重物啪一声掉在他脚上,一瞬间疼得直流眼泪。乐无异想自己的脚趾头大概会肿了。他低下头,一塊光芒四射的板子正稳稳放到他的脚边。那塊板子有一米长,八个轮子。上面还有一张卡片,乐无异认出了那三个字。他知道这肯定是系统君所说的老人卡。乐无异打量着板子,猜测这很有可能是偃甲的一种。只是不知如何使用。众人看见忽然出现的这塊板子只当是乐无异所制作的偃甲之一。

身为偃师的乐无异大致猜出「滑板」的用途。他按了下上头微微向上倾斜位置,果不其然轮子便飞速滚动了。明白使用方法的乐无异当即让众人踏上滑板。众人虽有疑惑,但是也明白没有时间思考了。

四人踏上「滑板」以后,板子自动加固了他们的脚掌。乐无异深呼了一口气。在初七砸破玻璃的同时踏下了踏板。

轰隆一声,沙石扬起,一阵风刮过,四人已经飞出千里之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晓是初七追逐的速度再快,依然是只能看见一个前方小小的黑点。

「天哪无异!这个偃甲好快!你做的?」

抱着乐无异腰部的闻人羽惊讶地叫着。

「是……啊!」乐无异只好胡乱应下了。飞扬的沙塵入了眼,刺得他双眼生痛。

暂时远远甩开初七以后,四人终于发现了一个极大的问题。

「小叶子!前面是墙壁呀呀!!」发现了前方有障碍物的阿阮惊呼着。

「乐乐乐兄!!快拐弯!」

「什么!!我不会呀!」

「来不及了!啊啊啊无异快停下来呀!!」

「停不下来呀呀呀呀!」

「什么!」

「喵了个咪要撞了呀呀呀呀!」乐无异绝望地发现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停下滑板。然而前面是一塊厚厚的石壁。众人顿时慌乱地尖叫着。

「乐兄!我数三二一!然后跳下去!」慌乱之中努力保持镇定的夏夷则提醒道,弃车乃是唯一可取的办法。

「好!」

四人契合地一跃而下,电光石火之间已落到地上。双脚触地的一瞬间,滑板亦宣告报销,而且还发生小小的爆炸。

乐无异一边庆幸自己居然还活着,一边扶起跌在地上的夏夷则。四处寂静无声,四人虽不敢放下警惕,但也累得往地上坐下休息。乐无异看着前面,确认初七暂时还没有找到他们,便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乘着这个空档向余下的人解释所有的因由和「系统」的事。但因为时间紧凑乐无异只能扼要说明系统是助他们打败砺魔的一个帮手,还有初七身份的事。

「什么?所以这个初七其实是谢衣哥哥?」

「所以这才是真正的谢前辈?」

「嘘——」

「那我们先前遇到那个谢前辈是……」

乐无异伸出食指放到唇边示意他们安静。

「所以我的师父其实是……」

突然地上剧裂地震动着,半空之中凝成一个紫蓝色的旋涡。黑色的洞口里缓缓走出一个人影。

这个人,乐无异化成灰得认得。

流月城的大祭司,沈夜。

辈分上,还可算是他的太师父。时隔多年,当他再一次看见他的时候心中依然有份挥之不去的痛楚。他会想到损毒的那一夜,也会想到那时的今天。同样的场景,即使是现在的他也无法释怀或遗忘今日的场景。他对沈夜有过恨意,甚至起过杀心。但现在的这个乐无异虽然依然不喜欢沈夜,但是现在却也比那时冷静了许多。

他无法认同,也不了解沈夜的价值观。也许就如师父所说,沈夜是高天孤月。所以对于乐无异而言,沈夜这个人很遥远。在他的生命里只是一个深邃却又无法捕捉的影子。

沈夜的出现,让四人又再一次紧张起来。加上初七也趕到了他们面前。乐无异只得急忙召唤出偃甲向初七攻去。不出所料面具应声掉落,露出了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容。乐无异看着与他师父一样的眉眼,手中已经握成了一个拳头。他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深呼吸了好几次。禺期也立刻现身。一时之间气氛已是白热化階段。乐无异记得当时他就是在这个位置被初七揍得跪在地上,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昭明恭敬地跪送给沈夜。每每想到这里,乐无异又是一阵伤感。那个时候他几乎濒临崩溃。

但是这一次不同的是,沈夜出现的这一刹那,初七仍是未能如愿拿回昭明。也就是说一切已经全然改变。包括未来的走向,乐无异也无法再以未来人的身份进行推测。也许即将面临的是一场更严峻的恶战。

但不论结果如何,他也要改变那个再无法相见的未来。

「初七。」

「主人。请再予属下……」

沈夜挥手示意初七暂且停下,然后晓有兴趣地看向乐无异。

「谢衣之徒,你倒是出乎本座的意料之外。初七居然无法夺得昭明。时隔多日,你的力量似乎强大了许多。」

沈夜审视着乐无异,心底暗暗对他異常的平静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然后果不其然,一切与那夜依然很相似。沈夜再一次用嘲讽的语气反问乐无异,到底是否参透了其中的奥秘。

只是这一次乐无异回答的是两个字。

「不悔。」

那一瞬间,两个身影仿佛重叠了起来。那句「不悔」至今依然徘徊在他的脑海。只是这一次,是谢衣的弟子。

时过境迁,两个不同的人,却对沈夜说了同样的话。

那双褐金色的眸子平静地凝视着沈夜,深邃的目光令沈夜甚至有种「乐无异正在通过他去回忆什么人」的感觉。

「我不后悔拜了一具偃甲为师。也不悔成为一个偃师。」

「他是谁都好,于我而言,只是师父。」

「他心怀天下,善良温柔又出色,而且还承载了谢衣的道!而且还给我送偃甲鸟!还愿意教导我偃术!甚至不惜为了保护我而牺牲!啊……虽然吃饭的手艺不精但是偃术可棒了么!你见过哪个偃师像他那么那么的好呀!几乎什么都懂而且知书识礼!对小孩子又有耐心啊哈!是那门子的山村野夫才会觉得这是个笑话呀!夷则呀现在哪条法令说不能拜偃甲为师了呀啊!本偃师就算拜了塊木头为师也不干您的事吧大祭司!除非你是妒忌本偃师或者师父!」

讲到牺牲那里以后乐无异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那一刻开始他的嘴巴就自动开始说了起来了!而且语速还快得像刚才的滑板一样!而且中间还完全没有停顿!沈夜居然半句话都没插上!

结尾的语气上扬得活像在说相声。

乐无异说完之后,众人刚反应过来,愣愣地鼓起了掌。

这一看不要紧,可是连大祭司也鼓起了掌是怎么回事!喵了个咪大祭司你是高天孤月这些小品不适合你啊喂!

初七秉着「他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的信念,同时报以热烈的掌声。

乐无异突然有种自己在比武招亲打赢了的错觉。

气氛不对了好吗!

——谢谢各位对我的支持。谢谢!

久违的彈幕再一次出现,乐无异觉得自己现在是在说相声演小品而不是在救人。

【叮——玩家完成任务[昭明就算是上交国家也不会给你!]!吐槽积分+50!】

【叮——玩家完成任务[我的师父不可能那么可爱!]!吐槽积分+20!】

乐无异一听瞬间精神了。

这个声音!就是代表!

【没错我最最最亲爱的宿主\(^o^)/奴家~刚刚已经把吐槽之心与昭明完全融合了!啊——/w\伦家会害羞的啦嗯——!】

-……好好说话!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阿喂!把自称给我换回来!

【好好好么么哒!亲爱的宿主刚刚那个也是吐槽任务之一吶!不过没有想到宿主居然是对自己的[隐藏•真•痴汉模式]是200%的好感度!因为比原来就满点的好感度强行增加了一倍!所以这个任务所得的吐槽任务是50!宿主好样的!】

虽然不知道痴汉是什么意思但是乐无异一点也不想懂。

——我可是,担任谢衣后援团团长乐无异的男人呀!

【叮——额外积分+15】

乐无异绝对不会说他只看懂了谢衣丶乐无异和男人三个词。

-那现在这是……任务完成了?

【是的!现在我会把你传送到下一个任务地点!中间有2分钟空档!你必须找到一个固定的位置!不然的话传送会失败的!】

-我一步也不可以移动?

【是的!千万不要让沈夜或者初七攻过来呀!如果站定一个位置就在心里默念欧拉欧拉!】

-这……好!我会的!

不是我尽力,而是我会的。

但是要怎么做?

「哈哈哈!你!果然是谢衣之徒!本座果真看到了一场惊世大戏!呵!真不愧是本座最出色的弟子!但戏看够了,昭明也该奉上了!初七!」

初七上前,乐无异心中一惊。这么近的距离,一定是他们吃亏。但是他见识过初七的移动速度。加上之前三番四次地甩开都能追上而言,逃跑绝对是徒劳的。

-到底该怎么做!

【宿主!不方吧唧啵!你还有一个道具没用呢!】

系统这个提醒,让乐无异想起了方才唯一一个依然没有使用的工具!

老人卡。

闪亮的金卡上印有「长安安老俱乐部」这七个字。安老两个字还是特地放大了!并散发着彩色的光芒。

乐无异的脑海突然莫名其妙的浮现了四个字。

挥金如土。

为什么这张卡的名字会让他有种胃疼的感觉。

真是够了。

【没时间解释了!宿主!快把老人卡扔过去!必须在沈夜和初七还是集中站在一个位置的时候扔过去!】

-好的!

乐无异听见以后急忙甩出那张所谓的「老人卡」。只听见「嗖」的一声,那张卡划出一道银光,飞至在初七的两脚之间!初七本以为是暗器便迅速地向上一跃,谁知道那个「暗器」竟然硬生生改变方向!突然之间自己的身躯竟然变得比方才重了好几倍!「啪」的一声地墜向下方!「砰」的一声,初七发现自己的身体竟不受控制地向沈夜飞去!最后两人紧紧地撞在一起。地面因为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重力,在裂痕破开的同时竟砸出了一个大洞!初七还没反应过来便把压在了沈夜手上,然后两人在眨眼之间已经掉进了那个洞里。

据乐无异目测,那个洞大概有一个小孩那么高的深度。然后他听见了「初七你给我下去」丶「主人属下动不了」丶「乐无异你用了什么妖法」丶「本座现在中了妖术用不了术法」的话。

——欢迎加入长安安老俱乐部!
——现在成为会员只要998 C_^!
——心动不如行动!

然后就见到那些粉色的彈幕又一次出现在那个洞的头顶上。

-喵……喵了个咪这是什么

【没时间解释了!这个卡的功能只唯持3分钟而已!快点站定一个位置!】

-好……好!

「小子!你刚刚那个力量!是!」

「我会解释的!你们快走!」

乐无异急忙让友人们先离去,然后向那个洞后退了十几步!

【天哪宿主快点!只剩10秒老人卡的功效便只剩2分钟了!快!】

乐无异深呼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

-欧拉欧拉!

【传送开始!】

随着洞里的敲打声一声比一声强烈,乐无异的心也越悬越悬高。

【还有1分钟】

【还有45秒】

【30秒】

【20秒】

【10秒】

【3秒】

【2秒】

【1秒】

【0秒】

「交出昭明!」

【传送完毕!】

乐无异的心头大石刚放下没多久,一阵龙卷风突然把他整个人刮向了天空。

-怎么又是这种奇怪的方法啊啊!

【哎呀表在意嘛(^_^)☆!宿主!刚刚那个老人卡的作用只是把敌方的体重增加了20倍而已,使用同时所有法术会无效化!所以那个可是超贵的道具呀!但是宿主的任务完美的完成了!真的是太好了嘿嘿!恭喜宿主!】

-那……我是不是可以见到师父了?

【对!只剩最后一个任务了!宿主加油!!干巴爹!】

-那你……是不是也会消失?

一路相伴,乐无异对系统生出了一丝不捨。

【哈哈哈!宿主真是温柔呢!这是个好问题!我也不清楚呐!说到底……啊哈!宿主!你要到达目的地了!接下来就是打Boss了!加油】

-喂你还没回答我!还有波死是!

【就是砺魔了!好了我们到了!】

-你转移话题的能力还真是烂。

【彼此彼此=w=】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高天孤月何以弃疗世界还是充满爱的【1/1】】

【恭喜宿主完成【呆毛拯救世界【2/3】】!】

【任务期间共获得积分185!】

【总积分为365!】

【现在进入最后结局任务!】

-接受任务
-打败心魔一言不合不如跳舞【0/1】

评论(14)

热度(28)